吴普、樊阿担心华佗回不了家乡,发出师母“病危”的家书

  吴普、樊阿回到谯县,把老师的境况告诉了师母和村上的人。人们回想起当初华佗曾经说过的话:“京城地方不是好蹲的”,“古代名医扁鹊就是到了秦都被嫉妒他的人谋杀的”。想到这些,真是不寒而栗(不寒冷而发抖,形容非常恐惧),为他的命运而担忧。华师母更是伤心欲绝。曹操的头风他也没有根治的办法,治不好曹操的头风,曹操能放过他吗?华师母想到这种可怕的前景,常常泣不成声,甚至绝望地说:“还是我早点死吧,我死了,他或许还可以最后一次回来看看家乡;我要不死,他这一辈子不能再见故乡了!”

吴普、樊阿担心华佗回不了家乡,发出师母“病危”的家书

  两个学生为老师的命运担心,也为师母的悲痛而焦急。他们设想着搭教老师的办法:如果能够找到一种可以根治曹操头风的妙法,曹操不就可以放老师回来了吗?但是,这不可能一蹴而就(踏一脚就成功,形容轻而易举)的。世上有些看来危急可怕的病,可以彻底根治,日后不发,有些并不危及生命的小病,却还没有彻底根治,不再复发的办法。吴普说:“我看老师如果真是医中之‘神’,什么病都能彻底治好,曹丞相更不会把他放回来了。”

  “这样说来,看不好不放,看得好更不放,我们老师只有死路一条了?”樊阿问。

  “暂时回家看一趟的可能还是有的。老师在我们离开许都的时候不是说过:将来家里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不能不让他回来一趟。曹丞相从前得过“孝廉'称号,如果家里死了人也不让人家回去,恐怕有损这个美名吧。”

  “老师说的三长两短难道就是指的死人吗?与其等师母归天时,老师才能回来向死者告别,为什么不可以在人活着的时候见上一面!”

吴普、樊阿担心华佗回不了家乡,发出师母“病危”的家书

  “对!办法有了…..”

  于是,他们向许都发出了一封封报告师母“病危”的家书。

  华佗拿出一封封妻子病危的家书,恳切地要求承相府里管理内务的待从长官,准他告假回去探来。侍从官说,“你是直接为丞相治病的,要得到他的许可才行。”于是转报了曹操。

  曹操听完侍从官报告,对他说:“这个山林野老,人在这里,心始终不在这里。当初留下他,给他侍医官衔,他不但不感激,而且说他不想当官,宁愿回去。这回如果准他假,把他放掉了,他还会回来吗?”

  侍从官眨了眨眼睛说:“病危探亲,理所当然,如果不准他假,恐怕影响不好罢。”稍停一下,他又冷笑着说:“如今天下,尽在丞相掌握之中,还怕他逃掉!逃了和尚,逃不掉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吴普、樊阿担心华佗回不了家乡,发出师母“病危”的家书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