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守看到咒骂自己的信,气得七窍生烟,呕吐了之后病好了

  青年走进父亲卧室,手里拿着一张纸笺。

  郡守指了指刚才劝他请走方草医的那位客人,对儿子说:“把医生的处方给老伯看。”

  客人看着“方子”逐渐皱起眉头,后来目瞪口呆,神色尴尬起来。刚才是自己多了几句嘴,郡守才同意叫走方郎中的,现在这个不受抬举的家伙干出这种事,他拿着咒骂郡守的信又气又急,手都有点发抖了。

郡守看到咒骂自己的信,气得七窍生烟,呕吐了之后病好了

  郡守看出事情不妙,一把抓过“方子”来,但还没有看完就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遏。两手把这张“处方”哗地撕成两半,扔到地上。他对着儿子吼叫:“你看过没有!”

  “我不懂医,没有看。”

  “饭桶,傻瓜!我说不用找走方草医,你偏要找。还说什么华佗,简直是骗子。来人啊!来人啊!去给我把他抓来。”说到后头断断续续,话都说不成句了,咳了两声,就喷泉似地呕吐起来,吐出了黑血足有三大碗。

  仆人立刻给郡守端上热水、拿来毛巾,给他嗽口、揩面。 儿子如释重荷,大声地问:“父亲胸中还难过吗?”

  “这一吐胸中倒是舒坦了。”

郡守看到咒骂自己的信,气得七窍生烟,呕吐了之后病好了

  看到父亲平静下来,儿子便把先前华佗说的意见告诉在场的人,说“这就是华佗的处方。”

  郡守想到这张闻所未闻的“处方”,一封目不忍睹的信,又好气又服贴;怕让别人看到那些确有其事的咒语,自己弯下腰去,把那个撕成两半的信,再撕得粉碎。

  那位后悔多嘴的老伯,这时坦然地说:“看来是遇到了真华佗!”

  郡府里有两名小官吏,一个叫倪寻,一个叫李延。他们有公事外出,明天就要出发。偏偏就在临行前,两个人都患了小病:有点头疼发热。索性病得厉害,任务就会换人。要说需要医治,毛病又不大。如果不管它,赶明儿在路上病倒就更麻烦了。听说有名的走方郎中华佗正在本地,就赶快前去找他。

  华佗先询间了倪寻的病情,给他作了检查,开了处方。接者又询问李延的病情,给他作检查,开了处方。他们两人就高兴兴地告辞医生,各自回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郡守看到咒骂自己的信,气得七窍生烟,呕吐了之后病好了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