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一次次地贬谪,寇准到了雷州作《感兴》诗一首

  寇准到了雷州,心情沉重。雷州地处偏僻,交通阻塞,宋时常作为流放罪犯之地。这一次又一次地贬谪打击,无情地撕裂着寇准的心。但是,他仍然倔强地保持着对生活的信心。

  有一天,寇准慢步来到了海边,带有些苦涩味儿的海风迎面吹来,徐徐地吹拂着寇准那饱经风霜的面颊。他思绪万千,想到自己被贬之后,王钦若、丁谓奸党大兴封禅之事,一国君臣信神信鬼,如病似狂,国家的前途真让人担心呐!

寇准一次次地贬谪,寇准到了雷州作《感兴》诗一首

  这忧国忧民的无尽哀思,无情地折磨着他那一颗赤诚的心,滚烫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模糊了他的一双眼睛。

  寇准的心潮,如同那浩常的海波,起伏不平。他独自站在海边,看看那一群群矫健的海燕,骄傲地高叫着,呼应者,扑向那海面的远方。这使他陷入了对往亭的深沉回忆,百感交集,吟《感兴》诗一首:

  忆昔金门初射策,一日声华喧九陌。

  少年得志出风尘,自为青云无所隔。

  主上抡才登桂堂,神京进秩奔殊方。

  墨绶铜章竟何用,巴云瘴雨徒荒凉。

  有时扼腕生忧端,儒书读尽犹饥寒。

  丈夫意气到如此,搔首空歌行路难。

  这首诗的意思是:回忆过去,皇帝亲自在金殿面试对策。顷刻之间,声闻天下,一举成名。踌躇满志,少年得意。自认为前途无阻,万里鹏程。皇帝选才,登上官位。谁料到刚定级别就远离京都。封官许愿又有什么用,白白对着蜀地荒凉的山水,淫雨愁云。忧思满怀,抱拳长叹,读了那么多儒家的书,依旧贫穷。堂堂男子,郁闷难打,握白发,不断长吟行路难。

寇准一次次地贬谪,寇准到了雷州作《感兴》诗一首

  吟完长叹一声:“唉!何时丁谓之辈的势力能崩溃瓦解呢?奸党不除,国家不兴啊!”

  突然,一名近身小卒气喘吁吁地跑到寇准跟前说道:“让奴才好找!想不到大人一人在此,请看书信一封。”

  寇准接过信一看,绷紧的脸颊上透出他内心的憎恶与仇恨。寇准使劲地揉搓着手中的书信,皱着眉头问:“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是丁大人(指丁谓)的奴仆送来的。还说丁大人要亲自登门拜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寇准一次次地贬谪,寇准到了雷州作《感兴》诗一首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