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谓勾结内侍雷允恭,贬去崖州,寇准府内人想杀了丁谓

  寇准久久地凝望着咆哮的大海,血液在全身汹涌澎湃,额角的肌肉在颤抖,青筋在渠跳,他打断了近身小卒的话说:“不见,不见!永远不见这人面兽心的畜性!”近身小卒从来也没有看见过寇准发这么大的火,吞吞吐吐地说:“请寇大人还是….赶快回去看看吧,….咱们府内的人,一听说是丁谓派来的人,都炸窝了!不由分说,就把那个送信的奴仆吊了起来。还说要把丁谓的脑袋揪下来,给大人报仇呢!”

  寇准听完近身小卒的话,不由得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向府内赶去。

丁谓勾结内侍雷允恭,贬去崖州,寇准府内人想杀了丁谓

  再说丁谓,勾结内侍(官官官职,学管宫廷内部事务)雷允恭,横行霸道,作恶多端。

  乾兴元年(公元1022年)六月,丁谓勾结雷允恭,擅自改动建陵(帝王的陵墓)计划,动用数万民工,挥霍资财不可胜计。动工之后,石层太多,又凿出水层,致使工程无法进行,不得已中途停了下来。丁谓还勾结女道士刘德妙,欺骗圣上。太后大怒,立即杖诛(用棍枝打死)雷允恭,拘审刘德妙,罢去丁谓的宰相职务,贬去崖州(今广东海南岛)。丁谓途经雷州,要来拜见寇准。

  想当初,丁谓勾结皇后,在诬陷、贬谪寇准之时,强加上一个“远”字。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比寇准贬得还远,这真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丁谓勾结内侍雷允恭,贬去崖州,寇准府内人想杀了丁谓

  丁谓一路上也尝到了被贬的滋味,他受不住这长途跋涉的辛苦熬煎,想在雷州寇准处小歇几天。但又自知理亏,惧怕寇准不见,所以没敢直接登门,便叫家奴送去书信一封。他盼望着能得到寇准的体谅和安慰。

  寇准离老远就听见院子里骂声不绝。他三步并作两步,慌忙走进院内。衙役们先是一愣,随后就七嘴八舌地恳求寇准。想取得寇准的同意,让他们去杀丁谓。

  寇准果断地说:“国有国法,咱们怎么能胡来呢?象丁谓这种人,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但是,皇上既然饶恕了他,这是圣恩浩荡。你们要是把他杀死了,皇上一定要责罚寇准不仁之罪,我怎么能当一个不仁不义之人呢?只许他不仁,不许我们不义。”衙役们又都摩拳擦掌地说:“杀死这个狗养的,我们宁愿抵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丁谓勾结内侍雷允恭,贬去崖州,寇准府内人想杀了丁谓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