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病重给妻子写信,并作下了《病中书》一首

  仆人伤心地看着寇准说:“大人,休要这样说,您的忠心会感动上天的,神明会保佑您的安康。”寇准辛酸地说:“唉! 可惜一片忠心,将要付诸东流!”

  寇准强打起精神,拿起笔来给妻子写信。那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渗透着寇准对宋氏的一片眷恋深情:

  夫人:

  我为官四十余载,薪俸多接济下属和苦难黎民,没有给你留下钱财、房屋和田园。我们也没有一个儿子。我去后,留下你孤单一人,苦度光阴,真使人于心不忍…..

  回想我被贬数年,难为你一人支撑门户,辛苦操劳,每每想到此,心内总是不安。你可立弟弟之子寇随为后。有朝一日,圣上昭雪,也可给他封个一官半职,奉养你到老。要告诫他,如果做官,清正第一,要保持寇门的名声。

  近日疾病恶化,恐难久在人世。你可携寇随前来雷州一别,也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来时,将太宗先皇恩赐的那条通天犀玉带及朝服一并带来…..

寇准病重给妻子写信,并作下了《病中书》一首

  寇准写完信,思绪万千,随手又写下了《病中书》一首:

  多病将经岁,逄迎故不能。

  书帷看药录,客只待医僧。

  壮志销如雪,幽怀冷似冰。

  郡斋风雨后,无睡对寒灯。

  宋氏怀着忧虑不安的心情读着寇准的来信,字字句句象针尖似的刺进她那柔弱的心脏,这位温文恬静的夫人,心似刀绞,浑身颤抖,瘫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寇准病重给妻子写信,并作下了《病中书》一首

  “夫人醒来,夫人醒来!”

  这阵阵凄楚的喊声使宋氏慢慢地睁开了一双泪眼。她吩咐左右,收拾行囊,准备车辆。遵照寇准的意见,立寇随为儿子。带着他,星夜兼程,来到了雷州。

  宋氏被带到了喘着粗气的寇准面前。寇准看见妻子带着寇随终于赶到了,满意地深深嘘了一口气。他,强忍胸部剧疼,抬起惨白的脸,冲着宋氏勉强地露出微笑。

  宋氏看着寇准那憔悴的面容,吓得心惊肉跳;又见寇准强忍痛苦抚慰自己的苦笑,心里更加难受。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一时又象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嗓子眼上,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站在那里悲悲切切地轻声啜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寇准病重给妻子写信,并作下了《病中书》一首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