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恺之恒温羊欣赏画,羊欣的眼力如何呢?

  羊欣一面看画,一面高兴地叫着:“这些画画得多好啊!这张画画的是孙武的像吧!对,我看出来了,这就是画的古时候那个有名的军事家孙武训练女兵的故事,《孙子兵法》就是他写的呢!唉!画得多么威武,多么机智。这张画呢,一定画的是一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他都快站不稳了。”

  一会儿,他又跑到另一张很大的画前,凝视着画幅自言自语说:“这里画的是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哎呀!可惜没有刺中。旁边那个人一定是秦舞阳,他恐怕比我要大几岁,可惜是个胆小鬼,在秦王面前还吓得发抖呢!”他就是这样跑着、看着、笑着、说着,简直忘记了自己平常学习的礼仪,忘记了有人在旁,完全是个天真活泼的孩子。

顾恺之恒温羊欣赏画,羊欣的眼力如何呢?

  桓温看见他有趣的样子,便笑着问他:“你跑过去跑过来的看,那么,你觉得这些画中哪幅画得好呢?”

  羊欣正仰着头在看一幅画,听见桓温问他,就回头答道:“我看这三匹马画得真好,还有西墙上挂的那几幅庙字、房屋也画得不错,那张喝醉了酒的人,我也很喜欢。”

  听了羊欣的回答,桓温转过身来问顾恺之:“长康,你看这孩子的眼力如何?”

顾恺之恒温羊欣赏画,羊欣的眼力如何呢?

  顾恺之停了一会,慢慢地答道:“依我看,这几幅画并不是最好的。”说着,他打住话头,桓温和羊欣都等待着他说出下文来,可是顾恺之却不声不响,径自走到厅堂的角落边,停在几幅画的跟前;桓温和羊欣也随着他走到那里。那里,挂着几幅不太起眼的画,一幅较大的画上,画着两个人手拉着手,迎着凛冽的北凤困难地行走着,北风吹得他们的衣袍高高撩起,但他们两人相互依偎着,那种亲密无间的样子使人感到十分美慕。另外一幅很长,画的是一些各种各样的妇女,有老有少,初看这些人画得并不太准确,有些人似乎画得高了一些,有些人的衣裙又画得好象太长了一些,仔细看去,画上每一个人的眉宇之间,都各自充满着不同的表情,有的爽朗,有的腼腆,在的刚毅,有的慈祥,或三个一堆,或五个一簇。再仔细观察她们的动态和神气,以及她们之间的位置关系,才发现画上的每个人都是历史上有记载的女子,虽然画面上没有标出她们的娃名,但是读过史书的人,只要根据她们的神态细细一琢磨,就能看出她们的特征和个性而知道画的是谁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顾恺之恒温羊欣赏画,羊欣的眼力如何呢?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