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黄巢也要被招安?而且还嫌弃职位太小?

  不少大臣都同意这个作法,只有于琮坚决反对,他的官衔是左仆射,这是个级别甚高而没有实权的官职。他说:“广州是个商业都会,每年都向朝廷贡献无数珍宝。要是叫妖贼把它占去,从何处给国家开辟财源?”

  郑畋昕得出于琮的话与卢携一个腔调,便反驳道:“你们只知道高谈阔论,一点也不了解实际情况。现在黄巢十分猖狂,妖贼百万,横行天下。高骈拖拖拉拉,延误战机,才造成了这样的局势。你们把灭贼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我不知道将来结局如何?”郑畋这番话是在指责高骈,也是对着卢携说的。

难道黄巢也要被招安?而且还嫌弃职位太小?

  卢携十分恼怒,一气之下拂袖而起,没提防袖子染上砚台里的墨汁,弄脏了朝服。这真是火上加油,使他更加生气。他顺手抓起砚台掷到地下,只听得“砰”地一声,碎做几块。接着他嘴里又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郑畋也不示弱,二人便吵到一块。

  一个职位比较低的官员,连忙走上前去,把地上的砚台碎片一块块拣起,双手捧到皇帝面前。唐僖宗接过打邵的现台,将他二人训斥了一顿:“你两个身为宰相。在朝话上相互诟骂,成何体统!”立即下令免去他俩的宰相职务。

  经过反复商讨,最后决定任命黄巢为率府率,这是皇太子的侍卫官,是个有名无实的闲差使。

  乾符六年九月,唐朝政府派出的中使来到广州城下,把朝廷的告身送给黄巢。当时黄巢身跨战马,正在指挥战士作攻城的准备,一听说叫他去做官,不禁勃然大怒。他想起当年蕲州城痛打王仙芝的情景,自已又怎么能走王仙芝的老路?当着中使的面怒斥道:“李儇和他那些当权的大臣们想用率府率这个芝麻官来引诱我去投降朝廷,这是白日作梦。我黄巢不是廉价商品,随便掏几个钱就可以买去的!”

难道黄巢也要被招安?而且还嫌弃职位太小?

  并指名道姓地把那几个官居相位的权臣们痛骂了一顿。中使听了黄巢的话,没有领会他的意思,陪着笑脸问道:“如此说来, 莫非黄将军嫌官小?”“如今广州已经陷入义军重围之中,我取广州易如反掌。我要的是广州,谁要率府率?我不去侍候你们的皇太子!”说罢,黄巢把告身掷到地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难道黄巢也要被招安?而且还嫌弃职位太小?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