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恺之为官瓦寺捐注一百万钱,众人以为他在在佛前起谎

  绕过正殿来到了后院,霎时间眼前香烟缭绕,耳畔钟鼓齐鸣,那是先来的施主们在击鼓撞钟,表示替佛爷服了役,又宣扬了佛寺的名声。

  青年人打量着后殿,殿内尚未曾塑起佛像,当面一片数丈高的白粉墙壁,光可照人。他灵机一动,心中顿时有了主张。于是,他便立住脚步,大声说道:“长老,刚才各位施主都早已捐注,我今天也要在佛前尽力来略表敬意了。”

  说到这里,许多施主们都停下脚步来。管账和尚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把化缘簿子递了过去,一面还送上一支蘸满了墨的毛笔。

顾恺之为官瓦寺捐注一百万钱,众人以为他在在佛前起谎

  只见那青年在众人的注目下接过化缘簿子和毛笔,刷刷几下,如瀑布,如疾风,已在簿儿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捐注的钱数。

  管账和尚接过簿儿一看,嗬!吓得把舌头伸了出来,好久都缩不回去。众人一见这种情形,也赶快凑过去看那簿子上写的什么。不看不要紧,一看都吓了一跳,原来,簿子上端端正正地写着:顾恺之,捐钱一百万。

  谢大人说:“这小伙子疯了吧,在佛前也说起谎来了。”

  刘公子说:“得罪了佛爷,死后要下割舌地狱的,还是留神点儿好!”

  有位老先生心想:“这小子八成是写错了吧!于是揉了揉眼睛再看,那簿子上分明写着“捐钱一百万”。他便走到青年人面前,嗫嚅着说:“我说这位公子,你是捐注……”

顾恺之为官瓦寺捐注一百万钱,众人以为他在在佛前起谎

  青年人一拱手,响亮地说:“小生顾恺之,晋棱无锡人,今日在佛前略表敬意,在皇恩钦赐的瓦官寺内捐钱一百万。”

  急得王公子上前一把拉住青年人说:“我说老弟,你平常总爱开玩笑,你也不看看,今天这是开玩笑的地方吗?你就是把你父亲的薪俸都凑上,怕也凑不出十万钱哩!”

  顾恺之笑而不答。

  慧力长老是个有心计的人,他细看这个青年,朴素中隐藏着灵巧,潇洒里包含着稳重,不象是一个信口开河的轻浮之辈。再一听这青年的自我介绍,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过“顾恺之”这个名字。慧力长老细细一想,方才想起,原来他早听人说起过顾恺之是个从小就有奇才的青年,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他。于是,慧力长老靠后几步,站到了顾恺之的身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顾恺之为官瓦寺捐注一百万钱,众人以为他在在佛前起谎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