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韩愈的“韩文”却比不过当时的额“时文”?

  欧阳修回到家,一头钻进房里,更是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他读到《讳辩》一文,无限同情唐代著名诗人李贺的不幸遭遇,对韩愈能仗义执言为李贺辩护,佩服不已。他读到《祭十二郎文》时,止不住自己的眼泪,读着,拭着,衣袖都被泪水湿透了,自己还没有觉察到。他读到《张中丞传后叙》时,又深为仁人志士南霁云不畏强暴、不受利诱的品德和气节所感动,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好啊, 南霁云,你真是个英雄!”

为什么韩愈的“韩文”却比不过当时的额“时文”?

  郑氏听见儿子在屋内叫喊,赶紧跑来,以为出了什么事。当她明白了原因后,笑了笑,又轻轻退了出去。欧阳修越读越入迷,韩愈文集里的每一篇文章,他都感到妙不可言。他感到奇怪,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读到这样好的文章。那些他曾经喜欢过的书,此时都黯然失色了。

  北宋初年,盛行着一种“时文”。这种文体一般是四或六个字一句,句与句之间要对称。它很讲究用词华丽,音韵协调,却不重视内容,不能很好地反映生活,表达思想感情,完全是一种形式主义的文字游戏。可是,当时学好这种“时文”,却可以中科举,得功名,文人们都争着学这种文体。

  欧阳修为了考进士,也读了不少“时文”,早就有些乐烦了。现在读到愈的文章,就像是一个人由不见天月的黑山洞,突然来到山明水秀的现丽境界,他怎能不惊奇、不兴奋,怎能不被吸引呢?于是,他下定决心,向韩愈的文章学习,并且从头学起!

为什么韩愈的“韩文”却比不过当时的额“时文”?

  决心大才能功夫深。欧阳修经过刻苦努力学习,进步很快:不仅继承、而且还进一步发扬了韩愈散文的优良文风。他的文章,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可是,他学了韩文,抛弃了“时文”,不久就碰了个使他又气愤又伤心的大钉子。欧阳修十七岁那年,参加了州里的进士考试,发榜的时候,那些才能低下的人,都被选中了,而欧阳修却落了榜。尽管这对他打击很大,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动摇学习韩文的决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为什么韩愈的“韩文”却比不过当时的额“时文”?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