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指导两位青年作诗,他做了什么让两位青年感到惊叹

  两位青年人根本就没有想到,一句诗中的二个字还有这么大的学问。他们急切地齐声说:“欧阳推官,我们可猜不出,到底是个什么字呀,这么难填?”

  欧阳修看到他们那种又兴奇又焦急的样子,才接“后来,陈舍人终于找到一种好版本,他对了对,原文是:“身轻一鸟过”。他把朋友们请来,让大家共同欣赏这个过字,没有一个人不服气的。大家都说,这个“过’字,形容蔡都尉跳得又轻又快,像飞鸟一眨眼就掠过去了,确实精当已极!”

欧阳修指导两位青年作诗,他做了什么让两位青年感到惊叹

  两位青年频频点头,心想:原来做学问要这样下功夫,自己以后看书可不能走马观花、不求甚解了,对于好文章,一定要一字一句地琢磨、体会,这才是学真功夫的途径啊!欧阳修转了个话题,笑着问道:“刚才,外面大路上有一匹飞奔的马,把一条躺在路边的黄狗踏死了,你们见了吗?”

  两位青年齐声答道:“见到了, 见到了。”欧阳修说:“我在想, 用什么话才能把这件事精炼地写出来,可一时还没想好。”那位性格活跃的青年人说:“这比刚才那个‘过’字容易得多,至多二十个字就可以了。”

  欧阳修问:“哪二十个字呢?”他略加思索,说:“劣马正飞奔,黄犬卧通途。马从大身践,犬死在通衢。”

  他对自己的文思敏捷,颇为自得。欧阳修仔细听完说:“字太多,而且有重复,二十个字中就有两个‘马’字,三个‘犬’字,‘通途’‘通衢’也重复了,你说是不是呢?”

欧阳修指导两位青年作诗,他做了什么让两位青年感到惊叹

  这时。那位文静的青年经过认真思考,用笔写下了十一个字:“有犬卧通衢,逸马踏而过之。”他恭恭敬敬地把纸递给欧阳修,说:“请欧阳推官指教。”欧阳修仔细看了一遍,拿起笔前后圈掉了九个字,在剩下的“逸马”两个字后面添了四个字,一共只有六个字:“逸马毙犬于道。”笑笑说:“你看如何?”

  两个青年一看,大为佩服,赞叹说:“呀,改得真好!一个字也不能添,一个字也不能减,一个字也不能再改了。佩服,佩服!”这时,外面已是万家灯火,繁星满天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欧阳修指导两位青年作诗,他做了什么让两位青年感到惊叹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