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遇到志同道合的文人梅圣俞,他表示这样的诗算好诗

  欧阳修来到洛阳之后,还是极其珍视他的《昌黎先生集》。这部书,他从随州带到汉阳,由汉阳带到开封,又由开封带到洛阳。经过他辗转携带,反复翻阅,本来就残旧的书,更弄得破烂不堪了。

  他找了一些白绵纸,裁得像书本般大小,又拿来一瓦钵浆糊,用白绵纸做衬纸,聚精会神,小心翼翼,象绣花一样,一页页地粘补,一直粘了十来天。修补好以后,这部书比原来的厚了三倍多,硬邦邦的,虽然耐用,可是不像书了。他对自己加工的“成果”非常满意,一页页地细细打量、欣赏。

欧阳修遇到志同道合的文人梅圣俞,他表示这样的诗算好诗

  过了几天,他找来另外几种版本,一字一句地对只跌了页的抄补上,有错字的校正过来。一天,他正在家里忙着校勘,诗人梅圣俞登门来访。他只好放下手里的事,把客人让到书房里。梅圣命看到书桌上堆着一大堆硬壳纸,公文不像公文,纸张不像纸张,感到很新鲜,就问:“您这是在干什么呀?”

  “闲暇无事,攻读韩昌黎先生的文章。”欧阳修瞅了一眼桌上的那堆厚壳纸韩文,颇为自得地回答说。梅圣俞好奇地拿了一页,边看边说道:“我很喜欢韩愈。他说过:写文章要有内容。这种看法是很对的。我看,现在的许多诗文,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欧阳修发觉又遇到了一个“知音”,高兴极了,就毫无拘束地大谈起韩愈来。他滔滔不绝地说道:“韩文公真了不起,各类文章都写得很出色。他对诗却不那么重视,认为诗没有文章重要。他在一首诗里说:“多情怀酒伴,余事作诗人’。可是,他写的诗,风趣极了,抒发诗人的情感,描写事物的形态,都是妙不可言。他用前的功力,我就十分佩服。他就像个骑术高明的人,能纵马在高山平原、峡谷丛岭中任意奔驰。这是别人很难达到的高度啊!”

欧阳修遇到志同道合的文人梅圣俞,他表示这样的诗算好诗

  梅圣俞很赞同,点着头说:“史书上说,韩愈这人的脾气很固执。他在押韵上,也是那么一种犟拗脾气呢!”说得欧阳修大笑起来。他又问梅圣俞:“你说, 怎样的诗才算好诗呢?”

  梅圣俞想了想说:“写诗并不难,但要写得好却相当难。只有内容新,语言美,写出了前人没有写过的东西,那才算是好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欧阳修遇到志同道合的文人梅圣俞,他表示这样的诗算好诗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