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建构与政府治理语境下,迪拜是否有望成为加密经济交易中心?

迪拜在区块链发展与营造全球加密经济交易中心上占得先机,但也面临 DeFi、NFT 发展相对滞后的挑战。

撰文:Jerry、Leon,前者为 Dachale Research 发起人,后者为 Dachale Research 研究员

迪拜会成为全球加密经济交易的中心吗?在一批优秀的区块链技术开发者和加密经济生态建设者齐聚迪拜、共谋未来之际,Dachale Research 试图在元宇宙建构的语境下,从全球主要政(机)府(构)治理与阿联酋 迪拜区块链产业布局的对比之中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憧憬以加密技术为基础的一个更高维度的元宇宙时代的到来,我们可能在数字化世界里重构组织关系、经济系统甚至是文明形态,但不可回避的是,元宇宙建构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个阶段是需要与物理世界 政(机)府(构)融合、共建的。

在中本聪打开区块链大门之后,一批先行者砥砺前行已有十年,这十年间有技术进阶和应用迭代,也有资产交易与流通的探索与进步,其中也充斥着政(机)府(构)试图治理与灰黑边界的欲望和欺诈;未来十年间,Crypto 技术、应用和资产的迭代和进阶将会在元宇宙建构过程中发挥作用并催生更大的产业 市场 财富空间,而这也是物理世界 政(机)府(构)在下一个时代抢先自己身位最好的时机。大多数政(机)府(构)正在加大对加密经济的抑制,包括曾经态度开明、监管严厉的美国、日本等国家。

巧合的是,包括 Binance、Bloqwork、Metahero 项目创始人在内的一批优秀的区块链技术开发者和加密经济生态建设者在迪拜政府发起的 2021 未来区块链峰会共谋未来之时,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的高管正在华盛顿与国会山和白宫的官员会面,试图就加密货币和 Web3 监管问题游说美国政策制定者。迪拜峰会的议题包括技术开发、项目应用,也包括加密资产流通与交易;a16z 将议题曲折的定位为「阐述美国应该如何监管下一代互联网 Web3 的愿景」,而实际上,Web3 定义为「一组包括区块链、加密协议、数字资产、去中心化金融和社交平台的技术」。

Zero one 创始人 Robin 对此分析认为,区块链在蓬勃发展,大势不可阻挡,目前基于区块链的多赛道已经形成,包含 DeFi、NFT、元宇宙、GameFi、Web3.0、衍生品等,由迪拜政府发起的区块链峰会,是少数国(政)家(府)级对于区块链的布局先机,这是接受监管的加密经济向着元宇宙过渡阶段双方互利的举措。

在元宇宙建构与政(机)府(构)治理语境下分析和讨论,会让我们发现迪拜有可能会成为全球加密经济交易的中心,因为它抢得了先机;但这又不是最重要的,因为还有一个更大的战场,序幕刚刚拉开。

在元宇宙建构与政府治理语境下,迪拜是否有望成为加密经济交易中心?

先机

我们的故事从 Ripple 们的选择开始讲起。

2020 年 11 月 8 日,区块链支付公司 Ripple (瑞波)宣布已在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设立了地区总部。本来,这只是 Ripple 开拓中东市场而设立地区总部的行为,但结合一个多月后的圣诞时刻美国 SEC 几乎要灭了 Ripple 的监管举动,就可以知道这是 Ripple 的一次战略转移行动。

Ripple 也曾做出努力与美国监管进行隔空对话——在洛杉矶区块链峰会上,Ripple 联合创始人兼支付技术公司董事会主席克里斯·拉尔森(Chris Larsen)表示,美国正在扼杀比特币和以太坊以外的加密资产。

Chris Larsen 特别指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未能在区块链领域引燃创新的火焰。他说:「我不得不说,在美国,所有区块链、数字货币的事情,从头到尾都与 SEC 有关……他们没有采取鼓励美国创新的步伐,而是采取了相反的行动。我们必须在这里做出改变,否则我们将失去我们的领导地位,失去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管理。那将是一场悲剧。」

Chris Larsen 还表示,如果监管环境没有改善,他的公司会离开美国。事实也是如此,Ripple 是对美国监管动向是有预感的,所以也就早有计划将其总部迁至美国以外的地区。Ripple 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也对在设立迪拜地区总部时公开表示,美国对 XRP 加密货币的不利监管制度意味着包括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会被视为潜在的替代基地。

2020 年 12 月 23 日,SEC 宣布对 Ripple 提起诉讼,指控他们通过一项未注册的、正在进行的数字资产证券发行筹集了超过 13 亿美元。 在冗长的起诉书中,SEC 列出了瑞波的多项罪名。Ripple 与美国监管当局的这场法律战打得十分艰难,Ripple 在美国 SEC 迅速而又严厉的监管之下错失搬迁机会。

面临着抑制性的监管,这不单单是 Ripple 和 Chris Larsen 自己的境遇;但因为迪拜的存在,更多的企业有着选择的机会。

迪拜正在成为比特币交易中心的路上,Binance、ALPEX 、Metahero 数百家家企业(包括 90 多家投资基金和 12 家企业孵化器)都选择将迪拜作为区块链战场大本营。据了解,已有多家发源于中国的区块链和加密资产企业迁居迪拜,在当地谋求合规化运营,包括计划于今年底完成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清退工作的火币交易所也在迪拜设有分站,在 5 月份中国监管加强虚拟货币管制时,火币就向部分员工提出赴迪拜办公要求。

他们的选择,必有背后的因由。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是一个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乌姆盖万、阿治曼和哈伊马角这 7 个酋长国家组成的联邦国家。阿联酋虽然是一个土地贫瘠,沙漠为主的国家,但是由于这里盛产石油,更被誉为是沙漠中的花朵,一年的人均 GDP,更是达到了 6.8 万美元。

但是,他们是有危机感的——石油资源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沙漠中的花朵也会枯萎的。他们必须找到新的财富机会。

比特币以来的加密世界,让包括阿联酋、迪拜、萨尔瓦多、安圭拉在内的一些小国,看到了新的生机。

这些国家都希冀通过开明的加密经济监管态度,以在区块链新世界中获得更多的主动性。比如位于西半球热带大西洋海域加勒比海的安圭拉,意在打造全球第一个区块链经济特区,以图借此弯道超车同样是英国海外属地的开曼——全球离岸金融中心和「避税天堂」。

我们看一下阿联酋的野心——阿联酋央行宣布了 2023-2026 年的规划路线图,将最早于 2023 年实现本国 CBDC 的运行,旨在使阿联酋成为世界上金融部门数字化转型的前 10 个国家之一。这意味着其将可以跳过美元霸权、跳过美元支付体系。

这背后的战略意义重大,堪比对全球石油资源与定价权的争夺、美元霸权体系格局;这背后是人类世界重塑经济格局、争夺在下一个时代话语权的「战争」。

今天距离人类史上最大的战争已过 70 多年,大范围的武装战斗也许已经落幕成为历史,但争夺资源和话语权的矛盾永远不会消失,只是这一次,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过去,捍卫美元的最强悍武器是航母和石油。在军队加持之下,通过石油载体,让美元得以在全世界流通。可是他们也遇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疫情的到来和迟迟不退,让美国经济繁荣遥遥无期,美国 9 月 CPI 同比上涨 5.4%,这已经是连续第 16 个月上涨,在此之下,美联储的「加息」也只能是狼来了般的传言,而迟迟难以真正实现。

  • 美国 80 年代末加息,让西欧失去了 5 年,日本进入了沉寂的 15 年;
  • 美国 90 年代末加息,让韩国和东南亚国家爆发金融危机,经济萧条十余载;不过这次对美国情况并不乐观,2015 年美联储开启这一轮加息消息带来的是美股暴跌。

美元威力大减,货币政策功力不及当年——长债务周期的终结,央行可刺激的空间有限;巨大的贫富差距和政治极化,带来内部的各种矛盾,美元主导的世界秩序正在面临重塑。

经济周期的变动加上数字货币的革新,一点点机会都会令人兴奋。数字货币似乎给各国提供了一个机会。
而阿联酋的野心昭然若揭,以小博大不是梦,但要实现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阿基米德撬动地球也需要一个支点,而迪拜需要用更加开明的政策来吸引一个强大的加密经济生态建设。

2020 年底,阿联酋证券和商品管理局 ( SCA ) 发布了《管理局主席关于加密资产监管的 2020 年第 (21/RM) 号决定》。该法规旨在为希望在阿联酋境内提供加密资产服务的任何提供商建立一个明确的许可制度。这包括基于或利用加密资产的初始通证发行、交易所、市场、众筹平台、托管服务和相关金融服务。

《加密监管决定》指出,希望提供加密资产服务(或任何相关服务)的提供商必须在阿联酋境内或在阿联酋的金融自由区之一(即迪拜国际金融中心或阿布扎比全球市场)内注册成立,同时必须获得必须获得 SCA 的许可。作为流程的一部分,申请人必须证明他们将会严格遵守阿联酋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法律、网络安全合规标准和数据保护法规。

在迪拜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上,迪拜发起了「区块链之都」的建设愿景。这是当今时代最为开明的政(机)府(构)治理举措,这或许是一些区块链项目选择迪拜的理由。但迪拜为何做此选择?或者说为什么是迪拜有此契机做这样的选择?

契机

承接着阿联酋的成为世界上金融部门数字化转型和迪拜「区块链之都」的建设,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特殊,意义重大。

迪拜政府 2004 年 9 月决定设立迪拜国际金融中心 DIFC,目标是向纽约、伦敦、香港靠齐。这是迪拜国际金融中心网站上的一句标语。不同于离岸金融中心,迪拜完全是陆地金融中心,本质上与纽约、伦敦、香港无异。当初,DIFC 为金融机构提供的条件及营造的环境似乎更具有吸引力,在金融机构及其他企业纷纷在 DIFC 挂牌营业的情况下,DIFC 的证券交易所和商品期货交易所等市场也迅速建立起来。

福兮祸之所倚,当 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国际资本便纷纷撤离,导致迪拜金融危机开始爆发。因此,很大程度上,迪拜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可以说是在于它对外资的高度依赖性。此后的迪拜复苏之路颇为艰辛。尽管阿联酋中央政府和迪拜地方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帮助迪拜度过危机,不过,迪拜仍艰难地走在摆脱金融危机的道路上。

2012 年 12 月,穆迪对迪拜金融业复苏发出警告,出于对不良贷款累积的担忧,该评级机构下调了阿联酋最大的银行 Emirates NBD 与另外两家银行的信用评级。另外,穆迪还将迪拜伊斯兰银行列入评级可能下调名单。

从那时候起,观察家就在分析,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的迪拜在走向国际金融中心的进程中是否将更加得「智慧」,经历过从「天堂」到「地狱」的磨砺后,迪拜是否将在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多一份「务实」?

时间进入到 2013 年,阿联酋发起「智能迪拜计划」(Smart Dubai initiative),该计划的核心部分是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提高政府效率,包括了以自身行动推进区块链从 1.0 (支付工具)到 2.0 (金融行业应用),再到 3.0 阶段(其他行业及政务管理应用)的发展,致力要使迪拜成为该领域的全球领先者。

可见,此时开始,迪拜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在那个时代,这可以说是在国际金融大气候之中无奈的选择,但也可以说是他们敏锐的察觉到新的求生出路。

下面回顾一下此后迪拜的区块链发展历程:

2016 年,迪拜成立了全球区块链委员会,目前拥有超过 30 个会员,包括政府实体、国际公司以及区块链创业公司,其计划在 2020 年之前全面启动区块链应用,使之成为世界首个区块链全面应用的国家;全球区块链委员会举行了 2016 年行业主题会议,公布了 7 个新的区块链概念验证,包括:医疗记录、保障珠宝交易、所有权转让、企业注册、数字遗嘱、旅游业管理、改善货运。可以说,迪拜目前是中东地区的区块链研发中心。

2017 年,迪拜政府宣布 Dubai Economy 的子公司 Emcredit 将与总部位于美国的初创公司 Object Tech Grp Ltd 合作,创建一种名为 emCash 的加密数字货币。

2018 年,迪拜总理 Sheikh Mohammed 宣布,迪拜政府将在 2021 年之前实现一半的政府业务采用区块链技术;这一年还首次举办了未来区块链峰会,邀请区块链专家探讨区块链技术在智慧城市方面的应用,吸引了超过 8000 位与会者和 134 位演讲嘉宾;7 月,迪拜国际金融中心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 法院宣布与「智能迪拜计划」建立正式合作关系,成立「区块链法庭」;9 月,智能迪拜办公室宣布将区块链技术引入在线支付平台 DubaiPay。

2020 年,根据「2020 年迪拜区块链战略(Dubai Block chain Strategy 2020)」的愿景,智慧迪拜(Smart Dubai)实现了在迪拜建立繁荣区块链生态系统的承诺,启动了无数个使用案例、一个联合区块链平台和迪拜区块链政策。政府和私营部门机构正致力于实现 24 个区块链使用案例。这些使用案例涵盖八个部门,即金融、教育、房地产、旅游、商业、卫生、交通和安全。

2021 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将迪拜列为全球第八大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这是迪拜在该指数有史以来的最高排名。就在今年 3 月,迪拜在该指数中还排在第 12 位,在 2007 年该指数首次推出时,该指数排名第 25 位。

以此进展和成绩来看,迪拜的区块链之都是成功的,领先很多国家,完成了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求生使命,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加密经济(金融与交易)项目前来驻扎,这也将助力其在这个以 BTC 资产交易为核心的数字交易时代成为中心的可能。

挑战

但是,这一切似乎不足以实现阿联酋和迪拜后来随着区块链技术与加密经济发展而建立起来的雄伟宏大的目标。阿联酋央行已经宣布了 2023-2026 年的规划路线图,要实现 CBDC 的运行,使阿联酋成为世界上金融部门数字化转型的前 10 个国家之一。

这一部分的战略雄心我们已经在第二部分有过论述,这个战略雄心再次放在元宇宙建构与政(机)府(构)治理语境下分析和讨论会更有意义。

目前来看,除了迪拜自身的区块链之都的发展与营造全球加密经济交易中心的努力,他们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实现在元宇宙建构过程中加密技术、应用和资产全方位的能力,这些对于下一个时代身位至关重要,远比成为现有的 BTC 资产为主的加密经济交易中心更为重要,这也将助力其超越美元霸权地位的战略雄心。

我们有必要在这儿分析一下元宇宙建构的进程。元宇宙概念最早缘起于 1992 年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小说《雪崩(Snow Crash)》,在书中,尼尔·斯蒂芬森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并将其命名为元宇宙(Metaverse)。

必须承认的是,在元宇宙初期建构中技术能力者是主角,因此会有一些项目开发者尝试对元宇宙给出定义,比较知名的是「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公司给出的八要素:身份、社交、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文明。

显然,要完成这八大要素,实现元宇宙建构,需要全方位科技产业的共同进阶,为什么我们认为 Crypto 技术、应用、资产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进步和大数据的发展,以及 ARVR 和脑机接口的可能性更为重要?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近日在 2021 BAAI 智源大会发表了题为《数据资产时代》的主题演讲,谈到了数字资产的产权和数字资产的流通 交易,这是在我们 领(主) 导 (席)人 在世界互联网大会面向全人类呼吁我们要一起迎接数字时代、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后,传统政商学界对此最为核心的讨论。

我们判断,如果没有 Crypto 技术、应用、资产的进阶,元宇宙(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即使获得 5G 与 ARVR 的进步以及 AI、大数据的发展支持,也不过是一个更为宏大的产业形态,无法形成一个与物理世界文明秩序相应的元宇宙世界。

因此,我们从两点来分析为什么我们认为 Crypto 技术、应用、资产在元宇宙建构(接近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进步,大数据、加密经济的发展,以及 ARVR 和脑机接口的可能性更为重要。

其一是私有制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基础,财产权确立了人类文明的进化方向。从史前的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的阶段发展转化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财产所有权意识的明确和秩序的建立。显然这个时代的用户数据、大数据掌握在中心化的大公司手里,数字资产确权需要 Crypto 技术来实现。

二是资产流通 交易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加速器。尤其是从大航海时代商业贸易繁荣、股份制逐渐确立,到资产证券化、资本金融化,高效流通加速了人类经济社会的发展。数据资产的流通 交易如何实现?我们不排除链下交易、DEX 的资产衍生品设计在这个时代仍有很多优势,但以在元宇宙建构过程中,大量部落、孤岛、次级元宇宙之间的资产确权和流通比如要在 Crypto 技术和应用中实现。

以 DeFi、NFT 为例,在迪拜的发展仍属滞后,只是个别项目有所行动。但这对迪拜的野望显然并不足够。因为如果想要实现迪拜和阿联酋 CBDC 的运行,实现其数字化转型,必然需要在成体系的加密经济生态中运行,包括 DeFi、NFT 在内的 Crypto 技术、应用、资产的进阶,将会最终决定加密世界与物理世界 政(机)府(构)融合、共建元宇宙过程中谁能在下一个时代抢先自己身位。
Zero one 团队明至介绍,有着中(机)国(构)投资基因的 Zero one 团队也开发了一款衍生品 Vigoss,使用 Vamm 机制,正在内测中。在元宇宙建构与当今政(机)府(构)治理语境下,Zero one 并不孤独,Zenlink、DODO、X World Games 、Celer、Neo、Scaleswap、WePiggy、PlatON、MCDEX、Cook Protocol 等一大批区块链项目在开发、运行。

或许迪拜尚未认识清楚。因此,这是迪拜的机会,也是我们的机会。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在元宇宙建构与政府治理语境下,迪拜是否有望成为加密经济交易中心?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