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

区块链和 NFT 让生成艺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表达机会。

原文标题:《生成艺术: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
撰文:cocafe 咖菲科技

生成艺术,英文为 Generative Art,它是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结合的产物。它的生成不是直接由人类创作,而是通过算法来生成艺术品,算法有一套规则,在规则内可以自由发挥,最终得出独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艺术家的某种理念。

生成艺术本身并不是新现象,它始于 1960 年代。它跟当时的各种艺术思潮发展也有关系,例如它跟达达主义在某些方面存在契合。达达主义追求一个有意思的状态:清醒的非理性状态,追求随性的艺术。达达主义本身是「反艺术」,它不喜欢传统美学秩序,对随机和偶然本身更感兴趣。1984 年,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s)给予生成艺术先行者 plpan Schwartz 展示机会,让生成艺术进入舞台。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Untitled,Vera Molnár,1985

生成艺术与计算机技术的结合

首先从艺术发展自身的角度,生成艺术本身就是过去 50 年艺术发展的重要主题,其次,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生成艺术和计算机找到了结合点,这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表达方式。

现代艺术先驱塞尚是艺术史上的重要画家,他对后来的马蒂斯和毕加索等人产生重要影响。现代艺术开始走向现代表达,而不再追求临摹和相似度。在这个过程中,艺术进入了纷呈的阶段,有热衷机器美学和技术的未来主义和构建主义;有关注自主性和随机性的达达主义;有大胆使用几何形状的新造型主义……

这些都是生成艺术发展的土壤,它并不是凭空而来。如今,数字信息已经嵌入人们的生活中,人们对于数字物品开始熟悉。随着这一切的到来,人们从工业社会向数字社会转变,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也发生了根本变化,这同样重塑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

到了上个世纪 90 年底,在 Murial Cooper、Ben Fry 和 Casey Reas 等人推动下,促成了数字艺术平台「Processing」的诞生。它极大降低了艺术家们进入生成艺术的门槛。艺术家们不用担心昂贵的硬件或高超的编程技术。「Processing」软件推动了生成艺术的发展。其中,一位艺术家 Jared Tarbell (也是 Etsy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使用「Processing」软件创作出一些非常厉害的生成艺术。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Bubble Chamber,Jared Tarbell,2003

在艺术史专家 Jason Bailey 看来,Tarbell 的作品是「混沌和控制二元性的典型代表,具有很强的视觉复杂性,从简单中慢慢浮现出来,让人感觉它更像是从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来自于算法。」也就是说,生成艺术已经达到一定的境界,它看上去像是自然而然的作品。

最近几年,随着人工智能的逐步发展,生成艺术演化也在继续。在基于人工智能的艺术创作中,也诞生了一些作品。2014 年 G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生成对抗网络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来构建新形式的文学、诗歌以及艺术,其中也包括生成艺术。GAN 由两个神经网络组成。一个是「生成器」,一个是「鉴别器」。生成器会获得大量的画作材料,然后负责创作作品,二鉴别器则负责鉴定作品的独特性。通过 AI,可以创作出风格独特的作品。

Robbie Barat 使用 GAN 创作生成了一些非常富有生气的艺术作品,如下面的画作: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AI Generated Landscape #6,Robbie Barrat, 2018

总言之,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实践工具和新的表达方式。在现代艺术的语境中,艺术是不拘一格的,是创造,并不是美的才是艺术。与众不同的创造就是艺术本身。

因此,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产生了有趣的新艺术形式,其中包括生成艺术。生成艺术本身充分利用了计算机的技术,但并不是说,它是完全随机的。它由艺术家们设计,设置一定的规则,但在受控的规则下,存在一定的随机性。这本身也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并不是完全控制艺术的方向,虽然代码是编写的,但存在一定的机器自主性和随机性,这些偶然让艺术变得独特,同时,它也体现了艺术家的想法,并不是完全由机器生成。

因此,生成艺术是在数字时代下机器和艺术家灵感融合而成的新艺术表达。使用生成艺术有一个好处就是艺术家可以进行更多的复杂尝试,当艺术家想重复某些东西时,使用机器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根据艺术史专家 Jason Bailey 的描述,在上个世纪 60 年底,有一些艺术家就开始尝试这类艺术,如 Georg Nees、Frieder Nake 等。他们通过打印机上将其作品打印出来。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Hommage à Pap Klee,Frieder Nake,1965 年

当生成艺术遇上区块链

生成艺术是数字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在工业时代,人们使用工业材料(钢铁、混凝土、玻璃、塑料)生产出各种工业产品等。这些工业材料构建了我们的建筑和日常用品。在信息时代,人类在软件环境中消耗了大量时间,社交、游戏、阅读新闻、购物、打车等等都依赖于软件进行,编码正在重塑人类生活和生产中的各种关系。

在生成艺术家 Tyler Hobbs (Fidenza 系列创作者)看来,材料对艺术很重要,它不是中性化的,它跟建筑师一样具有深厚的影响力。他认为,钢筋和混凝土构建了现代城市,其密度塑造了我们生活方式。高耸的钢铁和混凝土墙散发出坚硬、陌生和无情的气息。

Tyler Hobbs 还认为,计算机编程也不是一种中性的媒介。它有现代 CPU 架构,有操作系统、编程语言、web 浏览器、UI 等,也有它自身的限制和偏好。对于艺术家们来说,它就是信息时代的核心材料。在这样的情境下,艺术家们被迫使用计算机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表达。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和软件进行相互磨合斗争,最终获得深刻了解。因此,Tyler Hobbs 认为,艺术家们在过去拓宽了钢材、混凝土和玻璃的意义,未来也会改变我们对软件的概念。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Fidenza #313,Tyler Hobbs 的生成艺术作品

从 Tyler Hobbs 的创作中,他进行了很多精心设计,但赋予程序一定的随机性。该程序专注于结构化的曲线和构建块,不过它在纹理、颜色、比例、组织等方面有很多可能性,这让它富有变化,并不完全受艺术家的控制。

随着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不断成熟,艺术家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各种试验。加密时代的生成艺术是一种正在兴起的艺术形式。生成艺术从 1960 年代开始存在,如今遇到了区块链,这让它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表达机会。

在过去的生成艺术中,艺术家们为了获得「好」的作品,首先会有一个「精选」过程。艺术家们尝试各种输出,然后选取最喜欢的一组,之后才向公众展示。如今在生成艺术领域,艺术家创建写入以太坊区块链的生成脚本,使其不可篡改和可验证,可以选择进行多少次生成输出。这些输出作品变成 NFT,然后生成给到收藏者们。在这样的多次输出过程中,没有人会确切知道发生什么,这里存在一定的随机性。

当然,这也面临着如何实现高质量艺术作品的问题。这需要对生成的算法进行很好的设计,这本身是一个质量保证的过程。在创作 Fidenza 作品过程中, Tyler Hobbs 自己就花费了大约 2 个月时间反复试验这个过程,从中提高改进的空间。他认为,艺术家需要平衡标准化的质量和多样性,一方面要计划某种整体性,一方面也要实现个性,而在程序中,这些都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生成艺术并非新事物,它在 NFT 的土壤里茁壮成长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