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投资者为何争相购买虚拟土地?

撰文:Raisa BrunerChris Adamo 认为,在投资 NFT 方面,他来得太晚了。他在 2021 年夏天才收集了第一个 NFT。但当涉及到在元宇宙里购买虚拟地产,Adamo 赶了个早。8 个月前,这位迈阿密的风险投资家和一群自称 MetaCollective DAO 的合伙人通过一个虚拟房地产经纪人在 The Sandbox (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虚拟世界) 中购买了 23 个地块,起价为 1 ETH (约 3000 美元)。最近,该虚拟世界中的一处地产甚至卖出了 42 ETH 的高价,约合 13 万美元。 Adamo 他们购买的虚拟土地靠近 BAYC (无聊猿游艇俱乐部,一个热闹的 NFT 社区) 和Adidas 在 The Sandbox 上拥有的土地。他们将这块虚拟土地称为 Sandbox Hill Road,以此向硅谷著名的 Sand Hill Road (沙山路) 和这块“土地”所在地 The Sandbox 平台致敬。现在,这些地块的价值已经上涨了大约 10 倍,使得他们持有的资产价值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 《时代周刊》:投资者为何争相购买虚拟土地?上图:MetaCollective DAO 发推文表示他们在 The Sandbox 购买的 23 个地块靠近 BYAC Adamo 说道:“它就像是 The Sandbox 中的纽约市。就像现在的 (纽约市) 下东区或苏荷区。” 如果元宇宙意味着包含所有虚拟存在的东西,从数字艺术到虚拟世界,那么正在被抢购的虚拟房地产可以被视为一种元宇宙投资,这些虚拟土地通常以 NFT 的形式呈现。当前,包括 The Sanbox、Decentraland、Cryptovoxels、Earth2、Nifty Island、Superworld、Wilder World 等在内的虚拟世界,每个虚拟世界都为用户提供了不同的东西:超逼真的图像、游戏选择、特定类型的早期用户社区等。例如,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史努比狗狗 (Snoop Dogg) 在 The Sandbox 中为自己安了个“家”;Paris Hilton (美国演员) 在 Roblox 中拥有一个岛屿。 现在,如果你在网页浏览器上打开 The Sandbox,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平面的品牌标识地图,这些品牌标识分散在由彩色像素 (地块) 组成的陆地形状的大块区域中 (如下图所示)。这些地块中的每一块都是价值不菲的财产;一般来说,稀缺性的概念在网上是一场闹剧,但在这些虚拟世界里——就像我们的现实世界一样——稀缺性往往是真实存在的。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虚拟世界 Cryptovoxels 中,一切更像是由空白的行走人体模型填充的早期电子游戏。点击一个广告牌,你就会看到你正在查看的 NFT 作品和艺术家的详细信息,以及链接到 NFT 市场 OpenSea。 《时代周刊》:投资者为何争相购买虚拟土地?上图:The Sanbox 虚拟世界的地块 MetaCollective 为他们的空白地块制定了宏伟的计划。Drew Austin 是风险投资公司 RedBeard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也是 MetaCollective 的负责人。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把这个未来互联网的角落发展成一个虚拟的学习中心或“大学”。他设想了虚拟课堂,用户可以租用的宿舍,以及完整的社交体验。他表示:“在这个全新的数字世界里,我们可以重建教育数字体验。”虽然这些都还没有被建造或设计出来,但已经投入了真金白银。 看待购买虚拟地产行为的一种方式就是,这就像是购买一个域名,或者抢先获得一个好的社交媒体用户名。如果说电子邮件是我们在 Web 1 中的“家”,而社交平台 (如 Facebook 或 Instagram 页面) 是我们在 Web 2 中的“家”,那么以虚拟房地产形式存在的个人财产可能就是我们在 Web 3 中的“家”。不同之处在于,Web 3 中的虚拟地产不是依赖于提供商或平台来设计、管理和控制用户体验,而是你——最终用户——可以自己构建的东西对于品牌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比它们目前的数字业务更具互动性和活跃性;对于个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通过玩游戏或销售产品来赚取收入 元宇宙投资基金 Sfermion 的管理合伙人 Andrew Steinwold 将虚拟世界中的地产称为具有“无限的可选择性”,打破了我们在 Web2 中的个人资料和页面的限制。虚拟世界开发商的整个产业已经出现。“关于元宇宙,令人兴奋和着迷的一件事是,它是人们共同创造的,对吧?”MetaCollective 成员 Jessica Peltz Zatulove 说道。“所以我们也看到了创作者、名人和社区之间的融合。”不过,现在这些都还是一种推测或投机。至少在目前,最大的赢家是推出这些虚拟世界的平台和开发商,他们正在从早期买家那里赚取投资。比如,The Sandbox 背后的公司 Animoca Brands 最近报告称,该公司目前的估值为 50 亿美元,高于 2021 年的 20 亿美元。而 Roblox 是一个更成熟的游戏世界,于 2021 年 3 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估值为 420 亿美元。一份研究报告预测,到 2025 年,仅虚拟游戏世界就可能价值 4000 亿美元,而更广泛的元宇宙行业的价值将超过 1 万亿美元。 许多虚拟房地产的早期买家是双重投资的——既投资于这些平台本身,也购买和开发新的虚拟土地,因此他们的看涨情绪最终是自私的。例如,Andrew Steinwold 的基金 Sfermion 既涉足平台投资,也涉足虚拟地产;Drew Austin 管理的一只基金投资于五个不同的虚拟世界。这项技术也是处于早期阶段Adamo 是第一个承认我们距离容易被大众接受还有十年的时间,而且 Austin 指出,对于这些虚拟世界,从界面到购买房产的复杂技术流程,还有很多“改进的空间”。 但 Web3 投资者的热情是高涨的。据 CNBC 报道,自从 Facebook 大肆宣传向 Meta 转型以来,虚拟地产的价格已经上涨了 500%。一些虚拟世界中的土地已经和现实世界中的房子一样昂贵。 《时代周刊》:投资者为何争相购买虚拟土地?上图:虚拟世界 Decentraland 的入口。Decentraland 是一个 3D 虚拟世界平台。用户可以使用其原生代币 MANA 在该平台上购买 NFT 虚拟地块。该平台于 2020 年 2 月向公众开放,由非营利机构 Decentraland Foundation 监督。尽管普通用户的体验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索要虚拟土地以及对于这些地产的开发计划,每天都在扩大。最近,ONE Sotheby’s 刚刚宣布,他们将在 The Sandbox 中建造一个真实世界房产的虚拟复制品。与此同时,据报道,一位匿名买家以 45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 Snoop Dogg 位于 The Sandbox 附近的房产,押注附近有一位著名的邻居会带来增值,就像 MetaCollective 在 BAYC (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附近购买了地块一样。 与此同时,在虚拟世界 Cryptovoxels 上,一家开发商正计划在他们的 Frankfurt 虚拟地产上建造一个纽约证券交易所 (NYSE) 风格的交易中心,他们购买这块地产,因为它允许建造更大的虚拟建筑。他们的梦想是让它成为这个宇宙的中心枢纽,当我们迁移到虚拟领域时,它具有真正的实用性。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有点唐吉诃德式 (不切实际),那么当下的一些冷嘲热讽是有道理的。就连投资者也对当前的虚拟世界迭代持健康的怀疑态度Steinwold 已经为他的基金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 1 亿美元,但他认为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虚拟世界的投机活动都被高估了。事实上,他表示,从 NFT 艺术品到加密代币,Web3 的估值过高“大体上是真实的”。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在“公司建设层面”进行投资。这并没有阻止他支持 Cryptovoxels 中的 Frankfurt NYSE 计划。他将今天的虚拟世界与 21 世纪初的音乐共享平台 Napster 及其后继者进行比较。他说道: “我们现在有点像是处于 Napster 诞生之前的时代。我们目前还没有 Napster。我们没有 iTunes,也没有 Spotify。但我们会有的,只是需要很长时间。” 对于 MetaCollective 的另一位投资者 Zatulove 来说,虚拟地产的吸引力在于其商业潜力。作为风投公司 Hannah Grey 的创始合伙人,Zatulove 专注于寻找在这种新环境中建立商业的方法。“这是关于在黄金地段拥有一个办公空间,但它真正的问题是:你能租这块地吗?”她说道,“你能开一家店吗?你能举办活动吗?我们正处于虚拟房地产的淘金热时期,人们不知道他们将建造什么或如何建造它,但他们正在可能的最佳位置获得土地,以创造一个有趣的金融未来。”她想象着在 MetaCollective 校园里建立办公空间。 “也许我们会开一家咖啡店,也许我们会开一个很酷的聚会场所。也许我们会举行市政厅会议,也许我们会为创始人安排办公时间,也许我们有一个激发创造力的博物馆,在这个空间里不同的建筑商进行合作,”她继续说道。 此外,这个市场还尚未开发;Zatulove 引用了全球 30 亿游戏玩家的例子,他们习惯于花时间在虚拟环境中。即使 The Sandbox 还没有吸引他们的注意,但它的潜力是存在的。她说道:“现在虚拟房地产的乐趣在于,人们意识到前方有机会,你可以为自己创造机会。” Adamo 已经有自己的孩子,就像所有的父亲一样,他在考虑孩子们的未来——以及他能传递给孩子们的东西。他购买的虚拟房产可能不是一处实体房产,但它仍然是为他们的最大利益而购买的。他表示:“考虑到今年的增长速度,这看起来真的像是一种多代计划购买。”也许 Sandbox Hill Road 将在几年内消失在互联网,就像 Limewire 和 Kazaa,或者也许他买下的是一个未来的 Spotify。 与此同时,这场泡沫只会越来越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时代周刊》:投资者为何争相购买虚拟土地?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