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

原文标题:《Gitcoin and Championing Public Goods on the Open Web作者:Eshita Nandini编译:王欣,链捕手现实世界中的公共物品是清洁空气、饮用水、免费教育和强制执法——这些物品和服务都是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通常,公共物品会从纳税人和政府拨款中获得资金,因为它们旨在使居住在该司法管辖区的每个人受益。然而将资助公共物品的想法搬到互联网上是一项更加艰巨的任务,因为没有一个单一的实体可以管理所有的公共物品,尤其是在去中心化的开源网络之中。源代码封闭的项目是私有物品,因为它们具有竞争性和排他性。Web3 鼓励大规模转向开源项目,而Gitcoin是让这些项目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起步的关键部分。Gitcoin 由 Kevin Owocki、Vivek Singh 和 Scott Moore 于 2017 年创立,是Consensys投资组合中的一个项目,它专注于为开源软件的开发者支付薪水。经过多年的发展,Gitcoin完成了由Paradigm领投的 1130 万美元融资,使其能够从 ConsenSys 拆分出来,成为一个独立实体。Gitcoin 是一个平台,专注于为开放网络的开发提供资金和赠款,并授权开发人员为互联网构建公共产品。在数字领域,这意味着公共技术、公共区块链(例如以太坊)、免费教育、时事通讯、服务和隐私方面的产品。Gitcoin 有四种主要方式来解决这一举措,因为它使 Web3 社区(尤其是开发人员)能够赚钱、学习、联系和资助: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这篇文章将重点关注 Gitcoin Grants,因为它是以太坊应用层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紧接着完成一轮融资之后,Gitcoin 于 2021 年 5 月推出了 GTC 治理代币。 GTC 代币总供应量为 1 亿枚,其中 15% 空投给过往用户,35% 分配给现有利益相关者(即团队、投资者),50%为 GitcoinDAO 分配 GTC。GTC 推出的目标是让 Gitcoin 逐步去中心化并推动 GitcoinDAO 的发展。GitcoinDAO 将专注于招募开发人员,以及构建公共产品工具。GitcoinDAO 的治理框架是Compound的一个fork版本(即架构受其启发)。目前,DAO 拥有约18000名成员,根据 DeepDAO 的统计,社区投票参与率约为0.43%。为了鼓励参与,Gitcoin 采用了“管理员”或称“代表”制度,社区可以招募代表他们,以代表社区成员投票,提高投票的参与度。管理员是 GitcoinDAO 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他们有额外的责任为所有事项提供支持,包括决定资助轮参数、改进产品、监控和标记平台上的潜在欺诈迹象。工作流(Workstreams)是 DAO 组织工作和运营的主要机制。它们与Orca 的“pod” 或Index Coop使用的“工作组”(working groups)的概念相似。每个工作流都有自己的预算、领导结构和独立流程——就像一个子 DAO( subDAO)。与大多数项目相比,Gitcoin 拥有相当多元化的资产,财务组合中有 46 种不同的资产。下面是 Gitcoin 目前持有的前 5 大代币——令人惊讶的是,GTC 是仅次于 AKITA 的第二大最有价值资产。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2021 年 5 月,Vitalik Buterin 从 Akita Inu 团队收到大量 AKITA 代币,并开始向 Gitcoin 社区捐赠 49 万亿 AKITA 代币(当时价值 500 万美元),以资助开发、项目和赠款。事件发生后,社区投票决定逐步出售他们全部的 AKITA 资产,但 Akita Inu 团队进行干预并威胁要分叉该项目,如果 Gitcoin 社区投票通过的话,要阻止 Gitcoin 使用这些代币。来自 Akita Inu 团队的这一威胁使 Gitcoin 修改关于如何处理代币的决定——他们选择对有助于 AKITA LBP 融资的代币份额,继续执行回购和销毁计划。这一外部团队影响治理决策的例子在内部和外部都引起了不安,因为它基于外部威胁做出了决策,这对于像 DAO 这样的封闭治理系统来说,是反常的。Gitcoin 于12月16日完成了他们第12轮的捐赠。自 2019 年 2 月首轮 Grants 以来,团队通过每一轮迭代改进了 Grants 产品,以改善赠款人和受助人的体验。Gitcoin 通常专注于来自不同个体的低价捐赠,许多用户在过去常受 gas 价格上涨之苦。近些年来,Gitcoin 集成了第二层交易和批量交易,以帮助降低捐赠者的 gas 费用。随着 gas 价格的持续上涨,Gitcoin 第 12 轮募资利用 Polygon/MATIC 系统进行批量结账,从而降低了产生的 gas 费用。通过这种方式,贡献者可以选择廉价地捐赠给多个项目。在此之前,从第 7 轮开始还实施了 zkSync 结帐系统,可以一次结算多个项目捐款。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Gitcoin 第 11 轮 Grant 在捐赠池和配捐池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ATH)*,这与以太坊上开发人员和工具社区不断增长的趋势一致。(* 原文发表于2021年12月16日,当时第12轮 Grant尚未结束)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以太坊基金会和 Vitalik Buterin 是 Gitcoin 赠款系统的大力支持者,可以从他们对配捐池的贡献中看出来。此外,许多 DeFi 项目也在不断提供资金——这表明 Gitcoin 确实是开源开发的焦点。值得注意的是,像 Yearn 和 ENS 这样未受风险投资基金资助过的项目也一直是 Gitcoin Grants 的大力支持者。Gitcoin 使用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可能是「二次方募资」(Quadratic Funding)。二次方募资的概念倡导公共产品的精神——鼓励最大数量的人参与。Quadratic Funding 是一种数学上以民主方式资助公共物品的最佳方式,它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将临时出资人捐出的资金与较大出资人捐出的资金相匹配,从而达到一个更大量级的匹配资金,让群众最喜欢的项目受益。Gitcoin 的最终目标是达到“Quadratic Lands”,在这一理想世界中,公共物品能能够得到定期的资助和民主维护。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Quadratic Funding (QF) ,或配捐的金额,等于对它的每个贡献 (C) 的平方根,将其相加并平方。例如,Rotki 从 3,752 名贡献者那里获得了 17,408 美元。这一投入带来了大约 132,248 美元的额外配捐资金。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尽管二次融资在数学上是合理的,但在实际运作中,会出现共谋、欺诈的现象。随着 Gitcoin Grants 越来越成功,每季度都有 500 万美元的资金得到转移,项目方开始依赖赠款,以利用社区基金。随着资金体量上升,对几个项目的垃圾小额赠款也有所增加。尽管 QF 提供了一种可以了解公众希望资金流向何处的方法,但它并不能抵御攻击。Gitcoin 需要连接 GitHub 帐户才能使用,并且从第 7 轮开始还提供了BrightID 的验证选项——在计算配捐池时,完成BrightID 验证的人拥有更高的权重。在第 9 轮中,欺诈现象的增加促使团队努力思考一个可以抵抗“女巫攻击”的系统——对更广泛的 DAO 生态系统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注:“女巫攻击”通常指个人试图通过创建多个帐户身份、多个节点或电脑坐标来控制网络。)与 QF 类似,Mirror 团队在一轮 WRITE Race 中也采用了二次方投票。在这种情况下,选票数量的重要性远低于选民数量。如果一个候选人能接触到少量大户,给他大量选票,与此同时另一个候选人受到多个选民的支持(尽管他们的选票更少),那么后一个候选人的排名会更高。有一些候选人从看起来像是机器人的账户地址获得选票——这对 Mirror 社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该团队无法完全了解这些机器人帐户是如何创建的,也无法对比赛进行投票。健全的检测方法和基础设施对于正确检测欺诈活动至关重要。通常情况下,看似敌对的行为可能是无辜的,因此仅依靠代码在不进行第二次审查的情况下取缔参与者可能会产生非常不准确的结果。为了应对未来的对抗行为,Gi​​tcoin 社区采取了以下步骤:对于 Grants 而言,团队一直在努力提高捐赠的透明度并提供更好的体验。我们将从 Gitcoin 团队中看到更多关于使用二次方募资来构建更智能的、抵抗“女巫攻击”系统的信息,且这一系统将能与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相连。从广义上讲,Gitcoin 仍然主要建立在 Web2 的基础设施上,并且从技术角度来看仍然相当中心化。多年来,Gitcoin 作为中心化系统的根源已经积累了大量中心化债务,随着它逐渐成为 DAO,这将需要解决,类似于撤销技术债务。目前,Gitcoin 团队中有一个工作流致力于将 Gitcoin 的 API 和 Grants 流程去中心化,以便任何人都可以参与或分叉该项目。Gitcoin DAO 的最终目标是达到一个反脆弱且可信中立点的状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全方位了解 Gitcoin:公共物品募资的技术方案和当前弱点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