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

原文标题:《DAOs: Absorbing the Internet》作者:Mario Gabriele编译:海外独角兽团队DAO 已成为 Web3.0 的核心组成要素。人不是天然就要为公司工作。直到 1820 年,只有 20% 的美国人以工资为生,其余人则经营耕种、捕鱼等生意。“公司”的理念看似根深蒂固,其实是个现代化产物,诞生于过去 100 年的工业化进程,由于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越来越多,工人逐渐被集中在高度中心化的组织里。公司是人类为了解决合作问题做出的一种新兴尝试。现在,新的变化又在发生,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出现试图在实现大规模协作的同时,弥补公司的一些缺陷。这种互联网和加密原生结构旨在分散治理和所有权,让每个贡献者都有机会参与决定项目的走向,并真正从组织的成功中获利。DAO 的最迷人之处在于,它使个体真正拥有了“所有权”——原本在公司结构中,它仅为企业主所有。企业主用少量的工资买断了员工对于自己劳动果实的所有权,这种大范围的“剥削”使得全球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另外,DAO 释放了个体创造力。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取代人力的背景(和担忧)下,DAO 通过鼓励个体的积极创造,创造了一种新的独属于人类的经济形态。在过去这段时间,已经有大量形态各异的 DAO 崛起(涵盖社交、服务、创作、收藏、开发工具等各种领域,共同管理了数百亿美元)吸引了全球的关注、人才和资本投入。如果“公司”改变的是物理层面的联系,那么随着 DAO 的发展,它极有可能会渗透到我们现今的数字世界当中,成为新的 Web3.0 社会的组成部分。我们将围绕 DAO 这一主题推出上下两篇文章进行深入讨论。今天推出的上篇内容,将详细介绍 DAO 的历史、定义、文化以及行业生态。以下为本文目录,建议结合要点进行针对性阅读。DAO 的历史什么是 DAODAO 的类型哲学与文化行业生态2006年,科幻作家 Daniel Suarez 出版了一本名叫 Daemon 的书,可以被看成关于 DAO 的原始文本。在 Daemon 中,计算机应用程序 Daemon 基于分布式特性秘密接管了数百家公司,并构建了新的世界秩序,虽然 Daemon 的运行存在一些不良行为,我们也不希望任何 Web3.0 组织从中获得灵感,但 Daemon 的基本运作方式与今天的 DAO 非常相似:支付赏金,在整个社区分享信息,以及管理货币。虽然功能类似,但 Daemon 并没有直接创造出“DAO”这个名字,DAO 的提出来源于V神,他在以太坊白皮书发表前曾写过关于“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的文章,并对 DAO 进行了简洁定义:“DAO 是一个虚拟实体,它有一些成员或股东,其中 67%的人,有权花费该实体的资金和修改其代码。”与 Suarez 的 Daemon 一样,以太坊 DAO 依赖于代码的自我修正,而 V 神所设想的 DAO 之于 Daemon 最大的区别或进步在于,DAO 是透明的,有明确的治理过程和建立共识的路径。这一观念进一步阐释了两种 DAO 之间的差异:“去中心化的自治公司”(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s)和“去中心化自治社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mmunities)。我们下面用公司社区分别进行指代。公司是追求利润的实体,有可交易的股份和分红,而社区更像是一个民主实体,社区成员会对某些问题进行投票,例如增加或删除成员。公司的运作模式是 “1股=1票”,而社区的管理模式是 “1个成员=1票”。2016年4月,世界上第一个 DAO,“The DAO” 诞生了。The DAO 从一开始就抱着最好的愿景:希望成为以太坊社区中的风险基金,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管理,成员众筹资金到 The DAO,并通过代币共同对投资投票表决。这一理念的确诱人。The DAO 很快筹集到了 1270 万ETH,相当于当时的1.5亿美元,有 11,000多人参与了 The DAO 的募集,这些人都可以看作是 The DAO 的 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即基金出资人),这个资金量级即使和传统投资相比,也相当可观,作为对比,The DAO 成立的同一年,著名基金 Union Square Ventures 宣布完成了新一期 1.66亿美元的募资,并没有超出 The DAO 多少。如果 The DAO 只是管理当时募到的 ETH,不投资,只依靠 ETH 的飞涨,它今天管理的资产相当于 520 亿美元;如果在这个过程中 The DAO 恰好挑中了几个行业幸运儿(毕竟 The DAO 有着最为广泛的项目源)这个金额还要更高。作为风险基金,The DAO 极有可能成为去中心化的金融领域中的 Tiger Global 。但是,The DAO 并未如预期那样顺利发展,反而很快经历重大波折。同年 6 月,The DAO 遭受了一场严重的攻击。360 多万个 ETH 从 The DAO 被盗取转移,幸好 The DAO 的代码规则规定了28天的资金锁定期,V神当即通过硬分叉的方式进行回滚,将被盗资金找回。因此,以太坊也从原来的以太经典 ETC (Ethereum Classic)分叉出了一条ETH(Ethereum),也就是我们今天常用的以太坊。即便最终没有财务损失,但黑客对 The DAO 的攻击导致以太坊社区分裂,也说明了尚未成熟的 DAO 这一结构形态的风险。DAO 的发展在这场攻击后陷入极长的萧条期,但仍有一些建设者持续耕耘:由 Jorge Izquierdo 参与创立的 Aragon 从 2016 年开始为 DAO 生态开发工具,MakerDAO 创立于 2015 年,随着其行业知名度不断提升,也持续吸引大量人才进入 DAO 领域。在过去 12 个月 DAO 的新一轮爆发中,包括Aragon、MakerDAO 在内的先行者们的重要性已被证明:DAO 之所以能被复兴,部分原因是 Aragon 和 Maker 等组织创建的基础设施、架构有效地帮助了新加入者,让他们能够快速地发展相应的 DAO。在讨论 DAO 的玩法之前,我们需要先明确“DAO”的定义。“什么是DAO?”虽然充分了解了 DAO 的发展史,要回答好这个问题还是很难。首先,DAO 的缩写对应的完整语义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这意味着 DAO 要包含几个要素:但现实情况更复杂,今天那些被称之为 “DAO”的实体很少真正符合这些定义。因为真正的去中心化很罕见,毕竟大多数项目在最初需要一定程度的中心化来启动和运行。自治同理。问题的关键在于“去中心化”、“自治”这些特征不该被看成二元的。这不是一个“yes or no”的问题,而是一个程度问题。去中心化和自治是纵轴的两端, “DAO ”可以在这个范围之间进行定位。除了字面意义解读,不同人对于 DAO 的理解也不同。一个喜欢游戏的人可能将 DAO 归纳为具有“一个共享银行账户的群聊”,另一个人可能会将其定义为“具有分布式所有权的社区”,热衷于梦幻的人可能称其为 “氛围”。这些理解没有对错。DAO 可以是群聊、也可以是社区,DAO 像一个个独立的星球,有不同的文化氛围。但这些丰富立体的描述,仍不足以回答“DAO是什么”。DAO 不仅仅只是一个有原生代币的 Discord 频道。DAO 是面向一个共同目标的实体:创造价值。而关于如何定义“价值创造”又有不同。一些人专注于建立有形的数字产品,另一些人则着眼于社会资本的积累和组合。尽管如此,“创造价值”这个基本目的仍然存在。这是对 DAO 最基础的描述,但仍不够完美。毕竟几乎所有的组织都是为了创造价值,公司也追求同样的目的。因此,为了更准确地理解 DAO,我们还应该梳理这种形式的组织模式和其他类型有什么区别。特征要了解 DAO 与其他组织有何不同,我们只需要看它们如何处理所有权组织所有权DAO 不是将所有权集中到创始人和投资者手中,而是将所有权分配给生态系统中的各种利益相关者,包括贡献者、用户、战略合作伙伴、供应商等。从本质上讲,DAO 归属于每一个在其中创造价值的人。这是一个相当激进的观念:相较于传统特定的某个人“拥有”一个组织的概念,DAO 为更加广泛的生态系统赋能,从而创造价值。组织前面提到,DAO 寻求“自治”。最初,这个术语指的是 DAO 希望在组织层面独立行动——不受国家或私营部门参与者的干扰,虽然这也是一部分 DAO 所追求的,但从 DAO 的本质出发,自治形式更多发生在个人层面。成员们可以加入 DAO 并选择他们认为最好的方式做出贡献,DAO 或许有自己的指导方针,但总体上,每一个 DAO 的利益相关者都只对自己的劳动力进行自我组织。“自我组织”这一点十分重要。传统组织中,个人贡献者和其监管实体之间是一种从属关系,即工人需要按照公司的要求行事。但在 DAO 的体系内,“工人”只需要在自认为能为组织增加价值并有意愿这样做的时间和地点加入。通过这种方法,DAO 能应对很多紧急情形,进而在任何个人或团体都无法进行自上而下协调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复杂系统。架构为了更好地理解 DAO 如何在策略上运作,可以将它们与现有的组织结构进行比较。虽然本质不同,但通过把 DAO 视为公司、合作社和网络,我们可以更近一步理解 DAO。DAO 作为公司公司仍然是理解 DAO 的有用框架。较大的 DAO 通常以类似公司的方式运作,具有明确的“部门”,例如产品、营销、工程和社区。每个部门通常有团队负责人来指导和支持其他成员的工作,和经理类似。DAO 的领导层往往是流动的、无等级的,类似于“Teal组织”。管理学研究者 Frederic Laloux 定义,Teal 组织是自治和自然发展的。他们还鼓励员工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组织中。注:Frederic Laloux 在其管理著作《重塑组织结构》(Reinventing Organizations)》提出的概念,Teal Organization 指的是自我管理式组织,它是对具有金字塔形管理架构的 Green organization 的进化。亚马逊旗下鞋类电商 Zappos 在 2015年开始尝试 Teal 组织模式改革。DAO 作为合作社从“所有权”的角度看,DAO 和公司有很大不同,合作社可能是个更恰当的类比。合作社由为其做出贡献的工人拥有、控制,这一点类似于 DAO。在 DAO 中,利益相关者会收到授予治理权和分配所有权的代币,就像是合作社的工人们杂货店获得的报酬。不同的是,DAO 不受物理距离限制。DAO 作为网络DAO 不仅将所有权分配给组织的贡献者(某种维度上也相当于员工,是组织内成员),其他诸如用户(如果 DAO 正在构建产品)、战略合作伙伴、供应商、使命一致的社群成员等在内的一系列利益相关者,都可能被分配到 DAO 的所有权。这种分配模式让 DAO 和纯粹的合作社之间也产生了区别,DAO 变得更趋近于网络,成员们可以自由地互动,他们的角色也在频繁又自然流畅地发生变化。从很多维度看,“网络”是理解 DAO 最有用的框架。“网络”不是新概念,但尤其适用于 Web 3.0 时代。不论在公共部门还是私营企业,上下协调的范围很大时,网络都是有效的组织形式。随着 DAO 的规模和复杂性提升,网络模型可以让组织的可协调性以可扩展的方式向前发展。以上框架在两年后是否有意义?五年后呢?即使在今天,也可能有十几种或更多的方式来理解和认知 DAO ,考虑到这个领域的快速创新,几年后我们对 DAO 的看法可能又会大不相同。但长期来看, DAO 共享价值创造的基本目标大概率会保持不变。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就像“存在哪些类型的有限责任公司?”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样,随着 DAO 的多样性不断增加,很快,到时候可能会有太多的 DAO 而使得分类没有多大意义,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我们仍然可以对DAO 的类型进行划分。宏观来看,大部分 DAO 要么是技术导向型要么是社交导向型。技术导向型的 DAO 倾向于专注加密领域的构建,还倾向于在链上执行更多操作。社交导向型的 DAO 则更多是为了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并为他们寻找新的互动和聚集方式。在这类 DAO 中,“治理”过程并不需要上链,或者并不需要治理。目前,在不同类型的 DAO 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正如 “去中心化-自治” 是个范围,DAO 的类型也经常介于技术导向和社交导向之间。例如,MakerDAO 是技术导向的,但它有着高度的社区参与性和互动性,也可以说它同时具备强烈的社交成分。Friends with Benefits 的社区则天然具有互动和社交的属性。FWB 充当着艺术家、创始人和思想家们之间的数字据点和文化俱乐部,有着极大的社会性,它也受益于强大的产品团队的技术支持,FWB 的产品团队开发了很多重要的工具 Gatekeeper 、 Pulse 和 WIP。在“技术导向-社交导向”谱系范围内,存在着许多值得被单独抽出来看的细分类目。我们将重点讨论:协议 DAO(Protocol DAOs)、社交 DAO(Social DAOs)、投资 DAO(Investment DAOs)、资助 DAO(Grant DAOs)、服务 DAO(Service DAOs)、媒体 DAO(Media DAOs)、创作者 DAO(Creator DAOs) 和收藏家 DAO(Collector DAOs)。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协议 DAO顾名思义,协议 DAO 是用于帮助构建协议的协作实体。上面提过的 MakerDAO 就是个典型的协议 DAO ,MakerDAO 的构建和管理并不是由一个中心化团队完成的,一系列相关的 DAO 取代了这样的工作。经过多年运营,MakerDAO 已构建出一个由 15 个核心单元组成的复杂结构。每个单元都有对应的任务和预算,由一个或多个协调人管理,对组织的贡献者进行协调和奖励,最终实现 MakerDAO 的长期目标。此外,MakerDAO 的每个部门又都是一个独立的结构,由自己的条款管辖,但仍然对 Maker 的持有者们进行响应。Sushi、Uniswap 和 Compound 也可以被视为协议 DAO,尽管每个都根据自己的结构运行。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社交 DAOFriends with Benefits (FWB) 是一个典型的社交 DAO,它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强大的社区,从这一维度看,它的最终形态或许与其他线上聚会没有什么不同,尤其是那些私密性的社团组织。此外,还有一些 DAO 专注于连接线上线下。这些 DAO 之间的不同存在于自治和所有权的概念上。除此之外,由撰稿人 Jess Sloss 创立的 Seed Club,以及 CabinDAO 、 Bright Moments 等都是社交 DAO。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投资者 DAO如果社交 DAO 主要是关于社区,那么投资 DAO 则主要关于回报。和 The DAO 类似,这些项目的目标是聚集资本和投资者后进行投资布局。但和传统 VC 不同,投资 DAO 的决策绝对事实上的民主,由出资人们(LP)通过投票的方式决定是否进行某项投资。通常,不同的投资 DAO 会有不同的侧重点。例如,有的可能专精于购买 ENS 名称,还有的可能专注于区块链游戏,加密领域的初创公司也是部分投资 DAO 的关注点 。由 Aaron Wright 创立的 LAO 是这一领域的代表,LAO 作为母公司先后又分拆出了其他分拆出了其他一系列投资 DAO,包括 Flamingo 和 Neptune。MetaCartel 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 DAO。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资助 DAO在 Cooper Turley 的 DAO Landscape 一文中,Turley 指出,为了推动 DAO 生态的发展,很多早期创立的DAO 开始以资助 DAO 的形式运作。通常情况下,资助 DAO 是现有某个项目的子项目,作为社区激励的一种形式出现、运转。这些 DAO 希望通过拨款赞助的形式支持有前途的项目、寻求推进更宽阔的生态系统,为新的 web 3.0 贡献者开辟道路。例如,Uniswap 运营的 Uniswap Grants,Compound 和 Audius 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尽管在功能上与其主体 DAO 有所不同,但它们仍然通过一种目的感联系在一起,并且通常是一个共同的社区。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服务 DAO服务 DAO 在这个领域中占据了一个独特的位置。具体来说,这些组织扮演了人才聚合器的角色,它们将可直接用于某些项目的人才资源聚集在一起。例如,RaidGuild 称自己为“Web 3.0 生态系统的首要设计和开发机构”,Raid 并没有正式员工或公司结构,作为服务 DAO,RaidGuild 和 1Up World、Tellor 和 Stake On Me 等客户合作。PartyDAO、DAOhaus、Yam DAO 和其他许多 DAO 都属于这一类别。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媒体 DAOForefront、Bankless 和 DarkStar 都是媒体 DAO,它们常常以协作的形式生产公共内容。来自该内容的奖励在整个团队中共享,而治理也是一项公共事务。利益相关者可以帮助决定要涵盖的主题以及管理资源。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创作者 DAO如果“媒体 DAO ”是面向出版物的概念,那么“创作者DAO”则更以“创作者个人”为中心,就像一些粉丝俱乐部为影响者力最大的支持者提供消费和互动的机会一样,创作者 DAO 也有能力这样做。除了“粉丝-创作者”的互动关系外,如果一个组织也是支持你最关心的创作者而存在,那么你同样也可以为这个组织积极地做出贡献。创作者 DAO 目前出现得并不多,但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创作者借助 Roll 等产品上的社交代币来实现这部分需求,这为真正的 Creator DAO 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接下来创作者DAO一定会越来越多,这个领域中的先行者包括了 Leaving Records 和 Personal Corner。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收藏家 DAO尽管和投资者 DAO 在“收益驱动”这点上类似,但收藏家DAO 的定位略有不同,它们通过某个特定资产或藏品将贡献者组织在一起,由决定集体购买艺术品或其他数字资产的人组成。NFT 是较为一种较为常见的选择。和投资相比,虽然 NFT 的积累本身也有可能产生极其可观的财务回报,但这些 DAO 通常无意于出售他们已有的藏品,至少在中短期内是这样。较之于其他类型的收藏,DAO 对于 NFT 的参与除了博取投资收益外,也伴有对于艺术的喜爱。除了收藏,收藏家 DAO 在有些时候也会充当某些 NFT 项目策划者的角色,它们的加入往往会为项目带来机构端的背书和支持。比较典型的收藏家 DAO 有 SquiggleDAO 、PleasrDAO 和 NounsDAO 等,虽然同为收藏家DAO,他们各自的功能和组织方式不尽相同。Squiggle DAO 面向的是“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而 MeebitsDAO 收集 Meebits NFT。PleasrDAO 的进步在于拥有一个独特的机制来碎片化 NFT,这让集体共同拥有一个单一的艺术品成为可能。NounsDAO 本身就是一个 NFT 项目。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当然,DAO 可以存在于这些类别之外或之间。例如,Krause House 是一个 DAO,它既是一种投资工具,也是一种社会倡议:它的组织目标是共同购买一支 NBA 球队。展望未来,值得重申的是,虽然上述类别具有指导意义,但我们才刚刚开始。许多未来的伟大 DAO 将会有更多想象不到的创新和发展空间。DAO 代表着一种大规模人类协调的新范式,而协调调动人类的核心其实是组织文化,这和是否“去中心”反而没有任何关系。与早期初创公司的公司文化或者一些地下流行文化一样,文化可以定义为个体群体之间出现的行为、模式和价值观。在研究机构 Other Internet 的开创性文章“ Squad Wealth ”中,他们指出,文化可以由任何东西组成,从“meme、热门话题、内部语言、审美,到只为特定的群体定制的工艺品。”虽然每个 DAO 都找到了自己的方式来产生具有视觉、语言和行为规范的文化,但在整个 DAO 环境中,两个特征似乎特别普遍:参与者表现得像所有者的行为倾向,以及对完全透明化的期待。表现得像所有者那样当谈到 DAO 的文化时,“所有权”一定是第一个被提到的。它不仅激励个人参与,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贡献者对他们的努力和劳动的看法。所有工作都建立在追求更大的目标之上,而这个目标的正向回报为参与者们共同所有。所有权会让人产生充满了创造、成功和某种组织内独有的氛围。作为组织的所有者,和传统意义上的“工人”相比,人们会在经济和心理上更倾向于支持同伴、提升他人的工作,放低自我,并竭尽全力努力工作。投资公司 Variant 的联合创始人 Jesse Walden 在这一点上尤其有先见之明。在一篇名为《所有权经济》的文章中,Jesse Walden 指出:“随着个人在价值创造中的作用变得越来越普遍,软件将朝着不仅由个人用户构建、运营和资助,而且也由用户拥有的方向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DAO 正是这种“软件”,他们不仅提升了个人,还让用户有机会参与创造并拥有,非常强大。完全透明透明度在任何组织文化中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可以在所有参与者之间建立信任。由于区块链上任何 DAO 的 ETH 地址的公开和不可被篡改,DAO 以前所未有的水平实现了这一点。也因此创建了一种制衡机制:允许利益相关者们随时了解 DAO 如何使用他们的资本,同时确保领导团队确实在根据社区进行决策。这种完全透明的特性会激励合作而不是竞争,并且由于个人对组织情景理解的加深,他们能够对自己的工作拥有自主权。最终,DAO 的文化由群体之间形成的一对一关系定义,这些关系可以提炼为一组可重复的行为模式。通过新形式的分散所有权和透明度,DAO 有可能创建新的组织结构,使用户不再是平台上的被动参与者,而是积极的、受到适当激励的网络所有者——以信任和协调为中心。这种权力和文化的分配会带来更多的敏捷性、弹性和反脆弱性,这有助于创造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互联网上的大量人群甚至可以与最强大的中心化公司抗衡。DAO 已成为整个 Web3.0 世界的核心组成要素。与此同时,一个新兴的生态系统已经出现,以支持这些组织的核心功能。我们接下来将重点介绍一些 DAO 的行业生态。建立要想创建一个 DAO,首先必须得先有一个 DAO。一个更为简单的理解方式是,加密领域中也存在着类 Stripe Atlas 的产品,它们能够帮助一个 DAO 迅速起步,这当中包括了会员管理、财务工具和治理基础设施等。这个领域中目前有 Aragon、Syndicate、Orca、Tribute 和 Colony 等,彼此之间并不是直接竞争,每个解决方案都有独特的价值主张和功能设定。未来几年,肯定还会有更多产品进入这个领域。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Aragon Aragon 成立于 2016 年,提供一套应用程序来大规模创建、管理和治理 DAO。包括 Aragon Court、Aragon Govern、Aragon Voice 和 Aragon Client。作为最早致力于 DAO 基础设施的团队之一,Aragon 协会已成为 DAO 的重要服务提供商,并声称拥有 LidoDAO 等知名项目的用户。SyndicateSyndicate 是一个专注于投资 DAO 的去中心化投资协议和社交网络。它的使命是通过允许个人和社区以比传统基金更快、更便宜的方式推出投资工具,使投资世界民主化。Syndicate 的解决方案包括法律支持和社交网络协议,允许投资社区召集、交流和资本部署。Orca 协议DAO 通常发现难以大规模维持高参与率。Orca 协议对此有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同时也减少了资金和资源部署的瓶颈。具体来说,Orca 巧妙地利用了“ Pod 模型”,在这种模型中,一个单一的金库被更小的 “Pod” 取代,每个 “Pod” 又都有自己的子会员和钱包。本质上,每个 pod 可以被看作大的 DAO 结构中的迷你 DAO。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通过创建基础设施为 DAO 带来了可组合性,让 DAO 被“乐高化”,此外,因为“pod” 分解了DAO,让团队组成得以小型化,因此协调和参与也更容易。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Orca 协议Tribute作为 MolochDAO 生态系统的一部分,Tribute 提供了一个开源解决方案框架,DAO 可以利用这些框架更好地扩展。它的技术栈包括取消提案、创建无投票权股份、踢出成员、使用 NFT 成为会员、白名单代币等的解决方案。Tribute 本质上是模块化的,它允许 DAO 可以根据挑选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并进行组合。Colony受到蚁群的启发,Colony 提供了一系列以太坊智能合约,无需任何编码即可启动 DAO。Colony 简化了治理、权限、补偿等。Colony 本身由 Metacolony 来维护,Metacolony 是一个尚未公开的 DAO,它不断地开发和维护工具,供那些利用 Colony 基础设施的人使用。沟通一旦 DAO 被建立,便需要促进其成员之间的沟通。当然,健康良性的讨论是信息共享的关键,同时也是实现投票机制、资金管理和更广泛协调的前提。没有人希望 DAO 是鸦雀无声的。也由此出现了很多已经出现一些满足沟通需求的工具,其中就包括 Discord、Telegram 和 Twitter 等。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Discord可以说,DAO 的主要沟通和协调是通过 Discord 来完成的,对于那些尚未进入令人眼花缭乱的 Web 3.0 世界的人来说,Discord 是:一个免费的语音、视频和文本聊天平台,并且在生态系统中被迅速普及。Discord 的这些特质使其对 DAO 具有天然的吸引力。一方面,启动 Discord 相对简单,而且由于其频道和子频道架构,组织沟通变得简单而灵活。更重要的是,由于 Discord 已成为 Web3.0 中的默认设置,因此出现了许多有用的机器人和插件来支持它。其中最主要的是“代币权限”功能。如前所述,一些 DAO 仅对那些持有一定数量原生代币的访问者开放。例如,如果我们要启动 RandomDAO,我们可能会坚持要求任何想要加入 Discord 的人都需要持有 420 个 $RANDOM 代币。像 Collab.Land 之类的工具使 DAO 可以轻松确保只有满足代币要求的人才能访问私人聊天。其他广泛使用的机器人还包括 MEE6 和 Statbot。此外,值得注意的是,Discord 与现有站点集成良好;随着越来越多的社区过渡到 DAO,预计这将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功能。TelegramDiscord 最常见的替代品是 Telegram。尽管在加密人群中很受欢迎,但 Telegram 在 DAO 领域的影响力和规模尚不及 Discord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Telegram 没有提供相同级别的精细化管理功能,特别是在机器人自动回复和子频道方面。但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 Telegram 足够简单,很多 DAO 起步于 Telegram,随着他们不断壮大、越来越复杂而迁移到 Discord。Twitter“Twitter 怎么还是免费的?” 这是 Twitter 平台上用户之间的一个梗。在很多方面,Twitter 已成为某种公共产品,尤其是在加密世界里。在某些特定日期里,Twitter 平台上信息和见解是惊人的,它在社交领域至高无上地位再次得到了巩固。虽然 Twitter 没有满足 DAO 对私密、高容量聊天的需求,但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它仍然是生态系统中的一个重要的交流工具,尤其在发现新项目上。协调组织无论是本地社区还是跨国公司,任何集体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都是协调管理。从历史上看,人们使用“等级制度(hierarchies)”来管理这个问题,但是在扁平、分散的结构中,什么是最好的方案?DAO 的社区管理和协调依赖于许多不同的工具,目前主要包括 Coordinape、Collab.Land、SourceCred 和 DAOhaus。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Coordinape通过使用例如 Yearn 和 Sushi 这类的 DeFi 蓝筹股协议,Coordinape 帮助 DAO 协调、分配资源给贡献者们。例如,Coordinape 的“ Circle ”产品允许 DAO 贡献者“赠送”有限数量的 GIVE 代币给他们认为正在为组织带来价值的人。虽然这样做的好处是让过程足够有趣并奖励参与,但它也在事实层面上创建了一个奖励机制,从而直接体现具体是谁在推动项目向前发展。此外,因为任何人都有权利和能力选择奖励其他任何某一个人,所以 Circle 所实现的奖励从功能层面上也是去中心化的。但也有人不认同这种机制,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Peer to Peer 的奖励方式会引发一种“人气竞赛”,那些本身足够外向、善于表现自己的成员很自然地就能获得超额的分配。Collab.Land这个工具为 Discord 和 Telegram 提供了一个代币权限监管机器人。当 DAO 需要为它的成员分配角色时,Collab.Land 在 DIscord 和 Telegram 上都很有用。由于其相对易操作行性,Collab.Land 已成为行业内常用的工具,并且随着 DAO 数量的增加,其使用率应该会上升。Guild 虽然尚未完全启动,但它是具有类似功能集的替代方案。SourceCredDAO 可以通过使用 SourceCred 来衡量和奖励个人对项目的贡献。Cred 是一种简单量化贡献者声誉和工作的强大方法。,那些努力为 DAO 带来价值的人因此会根据组织设定的参数获得“信誉”。DAO 还可以发行带有信用的“ Grain ”,它可以用作工资等价物。虽然同为SourceCred 发布,但是 Cred 和 Grain 各不相同:Cred 回答的是“谁提供了价值?”这个问题,Grain 则对应于“我们应该如何奖励人们提供的价值?”这个问题。DAOhausDAOhasu是一个“无代码平台”,基于 MolochDAO 构建的框架启动和运行,DAOhas 允许用户通过一个中心枢纽进行协调,在那里他们可以检查活动、治理建议和财务状况、管理会员资格。由于该平台基于 MolochDAO 的结构,DAOhaus 用户同时也可以访问 MolochDAO 所提供的其他所有工具。酬劳发放让我们换个角度谈谈DAO能如何向自己的贡献者们发放酬劳。在一些 DAO 里,支付功能被设定为大的 DAO 构架中的一部分,但也有一些 DAO 专门定位于提供支付服务。Superfluid 和 Sablier是这个领域中值得被关注的两个 DAO。首先,这些工具可以被我们抽象理解为“DAO 的工资单”,因为他们帮助 DAO 在区块链上以最少的 gas 费用定期处理付款,即通过 Superfluid 和 Sablier,DAO 可以更轻松、更低成本地向贡献者付款。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SuperfluidSuperfluid 是一种允许可编程现金流的协议。借助其独有的 ERC-777 标准,用户可以对“价值流”进行定义,使得补偿可以不断地自动流向 DAO 的贡献者。这的确很像工资发放的模式,在新的模式下,员工可以根据他们的贡献实时获得报酬,而不是按月。Sablier与 Superfluid 一样,Sablier是一个实时收入协议。Sablier 创建于 2019 年,支持任何 ERC-20 代币,并且不收取使用合约的费用Sablier 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它真正具有自主性。创建该项目的团队销毁了控制第 1 层合约的管理密钥。这意味着 Sablier 的创建者无法阻止实时的数据记录和更新。用创始人保罗·拉兹万·伯格 (Paul Razvan Berg) 的话来说,它是“100% 去中心化的公共产品”。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治理大规模解决治理和协调决策是 DAO 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之一。为什么这么难?Web3.0 的一大亮点是抗审查性和“无需许可的可访问性”。换句话说,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不受第三方干扰地彼此进行交易或参与去中心化的协议和应用程序。随着 DAO 的增长和规模扩大,这种“无需许可的访问”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没有成员数量的硬性上限,DAO 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大和更多样化。最终,受欢迎的 DAO 可能拥有数以万计的成员,其中的每个人自身都带有不同的技能、经验、价值观、观点和背景。需要明确的是,这是一件好事。Web3.0 使个人能够从劳动者转变为所有者是其最基本、最引人注目的属性之一。但随着社区越来越去中心化,对稳健治理的需求也随之增加,否则,你最终可能会得到一个支离破碎的组织,每个参与者在其中都只是乱嚷嚷。针对上面的问题,已经有几个团队在试图开发和构建有助于组织和激励成员的工具,Snapshot 和 Discourse 是其中应用得较为广泛的两个产品。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SnapshotSnapshot 是一个链下的、不收取gas费的投票平台,主要面向发行 ERC-20 和 ERC-721 治理代币的 DAO。以太坊上昂贵的 gas 费使得除了最大代币持有者外,其他所有人参与链上治理的成本极高。Snapshot 因为提供了一种易于使用且成本低廉的治理参与方法而大受欢迎。DAO 的贡献者可以前往他们组织的 Snapshot 页面,查看要投票的主题并进行权衡选择。例如,下面这张图是 Sushi 社区 最近进行过投票的提案。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Sushi 的 Snapshot 页面还有很多值得一提的案例,如 MakerDAO,大多数发行自己代币的 DAO 现在都将 Snapshot 投票纳入其治理过程。另外,Gnosis (在下文中会讨论)开发的产品“ SafeSnap ”通过将 Snapshot 和 Gnosis Safe 功能进行组合,可以实现链下投票被链上执行。这意味着什么呢?SafeSnap 使得 Gnosis DAO 的参与者可以出于节约 gas 费用的需求在链下投票,在这之后投票结果可以在链上无缝执行,从而规避了跨链所导致的“投票-执行”流程之间存在的被干扰的可能性。DiscourseDiscourse 论坛就像 DAO 的“参议院”,是成员对提案进行正式讨论和反馈的场所。即便治理提案的讨论可能会在 Discord、Telegram 甚至 Twitter 等平台进行,但通常更集中、更长形式的关于治理议题的讨论还是会在 Discourse 上进行,Discourse 论坛还扮演了那些和 DAO 相关的讨论提案的档案存档角色。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Aave 的 Discourse 页面金库许多社区 DAO 要求成员投入前期资金才能参与。这笔资金随后会被汇集到 DAO 的“金库”中。与传统公司一样,DAO 也希望有效地管理资产并希望资产升值。因此,“金库”中的资金又被用于投资整个数字生态系统的资产,包括 NFT、社交代币、加密项目等。实际上,这些 DAO 也充当了去中心化的的投资基金角色。考虑到可能存在的出资规模差异,也许会有人认为将 DAO 的投资实践和基金进行类比是不准确的,但在今天,各种各样的 DAO 已经共同管理了数百亿美元,这些资金体量足以让 DAO 被看做十分重要的、具有复杂需求的投资主体。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大多数 DAO 都野心勃勃,但精明地管理这些资金和投资可能很困难。首先,加密行业很不稳定,某个 DAO 的资产在某一天可能就会产生 20% 的波动。为了避免这些波动,DAO 必须多样化。Llama、Parcel 和 Gnosis 旨在为资产管理者们提供处理此类波动所需的工具。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LlamaLlama 是协助其他 DAO 进行资金管理的 DAO。它已经为 Aave、PoolTogether、Uniswap、Gitcoin 和 FWB 等 DAO 创建了报告、资金管理指南、以及销售和财务报表等。ParcelParcel 是 DeFi 中一些较大规模的 DAO 已经在使用的财务工具,它包括了 Aave Grants、Compound Grants 和 Synthetix 等一系列组件。目前处于封闭测试阶段,Parcel 目前已经在为 8 个 DAO 提供服务,已经协助了一系列各类项目的批量支付需求,处理的资金额达到了 300 万美元的资金。随着 DAO 的规模扩大,他们还将需要 Parcel 提供的解决方案来管理资金流,以有效地授予接受者、支付贡献者和部署资金。GnosisGnosis Safe是 GnosisDAO 开发的一项服务,可为 DAO 的“多重签名钱包”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什么是“多重签名”?它是一个需要多个签名才能批准交易的钱包,DAO 通常都会使用此框架进行资金管理、防止权力滥用、进行权力下放。与某些替代解决方案不同,Gnosis Safe 支持 ERC-20s 和 ERC-721s 资产,允许 DAO 将 NFT 保存在多重签名钱包中。由于许多 NFT 的价格大幅上涨,强大的资金工具在这里变得越来越重要。其他知名的组织DAO 有机会将接下来的 1 亿或更多人带入 Web 3.0。作为组织发展和部署的基础结构,DAO 也将展现一个协调个人和机构参与的新方法,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如何作为一个集体共同运作和做出决策。当以上提到的工具和策略结合在一起时,就又诞生了一系列飞速发展的 DAO。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PartyDAOPartyDAO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集合,那些参与设计和构建 DAO 工具的开发人员、作家、工程师和设计师们聚合在 PartyDAO。他们的第一个产品“ PartyBid ”允许用户众筹资金来参与 NFT项目的拍卖。PartyBid 已经帮助用户通过众筹资金来参与了 Cryptopunks、Andrew Yang 、 CrypToadz 等 NFT 的拍卖。随着9 月底“ Party Splits ”的发布,PartyDAO 现在又实现了 NFT 的所有权的碎片化和分配。MirrorMirror 由 a16z crypto 前合伙人 Denis Navaroz 创立,是一个分布式的创作平台。通过使用 WRITE 代币,用户可以支付 WRITE 来创建自己的作品,除了发布文章,他们还可以通过自己的投票权参与内容创作。很快,Mirror 就成为很多人选择发布 Web3.0 的想法、启动社群的地方。Mirror 上的单篇文章都有可能形成一个 DAO,例如,Mirror 的 CTO 发起的“Crypto, Culture, & Society”(加密,文化与社会)就利用 Mirror 平台发展出了一个加密学习 DAO,整个过程中还筹集到了 25 个 ETH。Seed ClubSeed Club 是一个发起、支持代币投资的社区 DAO,Seed Club 已经吸引了社交代币领域中很多顶级的意见领袖和创始人,它也已经开始和其他有名的 DAO 或者社群组织展开合作,包括PartyDAO、Forefront、The Generalist 和 SquiggleDAO 等。FWB我们在前面已经谈到了 FWB(Friends With Benefit),就在不久之前,这个大型社交 DAO 宣布已经从 a16z、Pace 以及部分其他公司那里筹集了 1000 万美元的资金。FWB 是最大的加密思想家的聚集地之一,在这里进行着宽泛的话题讨论:在 FWB 的 Discord 上,一个频道可能会谈论音乐,另一个频道可能会谈论 NFT,而第三个频道或许在谈论投资。除了是一个 Web3.0 时代的社交俱乐部,FWB 的成员们还积极为社区构建产品。简而言之,它正在成为加密圈真正的大本营。The LAO虽然保留了很多 DAO 的特点,但 The LAO 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一个 DAO ,由 Aaron Wright 所创立的这个组织的完整名为“有限责任自治组织(Limited Liability Autonomous Organization)”。LAO 的实体设置在美国特拉华州。除了差异化的结构之外,LAO 在投资 DAO 领域的影响力也非常显著。它不仅收到了超过 6500 万美元的捐款,还催生了一波子组织。包括 Flamingo(一个 NFT 集体)、Red DAO(一个数字时尚 DAO)、Neon(一个元宇宙 DAO)、Neptune(一个 DeFi 流动性 DAO)等等。正如前面提到的 DAO 的多样性所指出的,有限责任结构可以在整个加密相关项目范围内提供帮助。鉴于这些实体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加密领域非常活跃,回报几乎肯定是疯狂的。Wright 本人在 Twitter 上表示, Flamingo 的资产管理规模有望达到 10 亿美元: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MetaCartelMetaCartel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建设者团体,他们最初致力于支持 Dapp 开发,但后来转向资助型 DAO。MetaCartel 对人们进行 DAO 教育,对现实世界的 DAO 进行案例研究,并参与协助新的 DAO 的开发和引导相关的所有事情。MetaCartel 还成立了一个名为 MetaCartel Ventures 的投资部门,并投资了其他几个 DAO。MolochMoloch DAO 最初成立是为了资助与 ETH 2.0 相关的以太坊公共基础设施。现在 Moloch 已扩展为 Grants DAO,通过赠款支持 Tornado Cash、Lodestar 和 Dapp 节点等项目。已经创建了许多子项目来评估申请资助的项目。此外,MolochDAO 提供了一个带有 v2 智能合约的开源 DAO 框架。我们之前注意到 Tribute 和 DAOhaus 都从 Moloch 的工作中受益。RabbitholeRabbithole 是一个通过学习赚钱的 DAO,它为消费者提供了一条了解加密的途径,同时还能获得奖励。在此过程中,Rabbithole 提供具有用户获取功能的加密协议。在过去的一年里,加密协议和产品的数量呈爆炸式增长,这使得一些项目很难找到并留住积极、熟练的参与者。通过“任务”,Rabbithole 帮助协议获得训练有素的社区成员,他们在此过程中展示了自己的能力。Aave、Opensea、Matcha、Perpetual Protocol 和 PoolTogether 已经与 Rabbithole 合作。以上是关于 DAO 的发展历史、定义以及发展至今的生态纵览,在明天推送的下篇内容中,将继续讨论如何参与到一个 DAO 的运转中,包括创建或为之工作,以及其他一些对 DAO 的前沿思考。欢迎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DAO渗透互联网(上篇):Web3.0的新组织范式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